第七十二章 豺狼与少女
作者:布衣天下1 更新:2019-09-25

伦道夫推开门,带着古娜走进了客厅。

“您回来了,教授。”老女仆正在拖地板,看到伦道夫,恭敬地向他鞠躬。

“哦,你今天可以早点回去了。”伦道夫冲老女仆点了点头。

“可是……”老女仆拿眼角余光偷偷地打量古娜。虽然她也曾经听说过教授先生的一些负面传闻,但将年轻女孩带回别墅来,这还是第一次。老女仆知道凭自己的身份,是不应该多关心什么的,但视线还是不由自主地移向古娜身上。

“你可以回去了。”伦道夫拿不容置疑的目光狠狠地瞪着老女仆。

老女仆打了个寒战。这是老教授发火的前兆。她匆忙收拾了一下,逃也似的离开了别墅。

伦道夫将橡木门重重地关上,吁了一口气,头也不回地说:

“好了,这下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只有两个人”、“只有两个人”……声音在空旷的客厅里回荡。古娜听着有些心慌。

别怕,别怕,奥汀已经把事情全部解决了。他不敢拿我怎么样的。古娜在心里拼命地安慰自己。身体却还是忍不住地轻微发抖。

在林荫道上被伦道夫拦下来时,古娜吓了一跳。说实话,她并没有想到,在亲手签下了认罪书之后,伦道夫居然还有脸来见她。当伦道夫说要跟她作一个最后的了断时,她心里的第一个反应便是:他要摊牌了。

摊牌便摊牌吧,这一切总要来的。古娜曾经千百次的在梦中梦到伦道夫答应放过她的情景,但是,她没想到,场景会是在这里,在伦道夫的别墅里。

只有两个人,只有两个人……没关系,我身上揣着他亲笔签名的认罪书,他不敢拿我怎么样。他是个教授,有身份有地位又要面子的教授。他不会为了我而丢掉他已有的一切。

古娜深吸一口气,平静着自己的情绪。

“你想怎么样?”古娜已经很努力地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正常一些。但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紧张得厉害,连声音连变了形。她说完便死死地盯着伦道夫,胆战心惊:他不会扑上来吧?如果他扑上来,我该怎么办?呼救?还是抓破他的脸?也许应该给他下面狠狠地来一脚?

“别紧张。我不会把你吃了的。”伦道夫却出乎古娜意料地语气温和。他眼睛微笑着,注视着古娜。那一刹那古娜还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噩梦开始前的课堂上,沐着暖暖的阳光,听那个衣冠楚楚的肥肥教授讲解飞翔和机械之间的神秘关联。

“你,到底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古娜还是没有放松警惕,慢慢地移到沙发后,与伦道夫保持一定的距离。

伦道夫哂然一笑,丝毫没有在意古娜的戒备。他从容地泡了两杯红茶,一杯给古娜,一杯给自己,并在茶几前的沙发里坐了下来。啜了一小口热气腾腾的红茶,他拍了拍身边的沙发,说:“坐下来慢慢谈吧,古娜。”

“坐下来慢慢谈吧”——古娜清楚地记得,自己头一次问伦道夫学业问题的时候,他也是这么对她说的。那不过是两年前的事,那时候古娜还没有陷入噩梦之中,还是一个热爱学园生活、一心想凭真才实学博取在芭迪拉的立足之地的天真女孩。然而,现在回想起来,古娜却感觉那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是眼前这个肥胖的老家伙,夺走了自己的梦想,将自己投进了羞耻与懊悔的深渊,从此不克自拔。

古娜紧咬牙关,牙根隐隐作疼。她坐了下来,坐得离伦道夫远远的,隔着两张座位。即便是与他呼吸着同一片空气,都令她感觉羞耻。她只想早点摆脱这场噩梦,摆脱这个可恶的胖子。

“你还想怎么样?”古娜恨恨地问。

“不来点红茶吗?”伦道夫微笑着说。肥脸上挤出的笑容看得古娜作呕。

“不用。谢谢了。”古娜生硬地拒绝。

“怕我在茶里放东西?”伦道夫笑视着古娜,眼里有闪烁不定的光芒。没等古娜回答,他自己就哈哈大笑起来。

古娜却不为所动。她抱定不吃不喝任何伦道夫递过来的东西的念头,冷冷地瞪着他,看他要玩什么花样。

笑着笑着,可能连伦道夫自己都感觉有些无聊了,便干咳了两声,止住了,换上一脸正色:

“奥汀给你什么东西了?”

“是的。你的罪行判决书。”古娜冷冷地道。

“哦,可以给我看看吗,判了我什么罪?”伦道夫一脸似笑非笑。古娜心中的厌恶更甚。这老家伙,到这一步,还一付笃定的嘴脸,真是够讨厌的。古娜像是发泄心头的愤恨似的,拿那两份文件向伦道夫晃了晃:

“你不会已经忘了自己签过什么东西了吧?”

“不好意思,人上了年纪,总是容易遗忘。要不……你给我提醒提醒?”

“哼,我不会上你当的。你别想抢回这两份文件。”

“我是教授,是议员,不是强盗劫匪。”伦道夫微笑着说,“我只是想你把文件读给我听听。”

“好让你下地狱的时候有内容可以忏悔?”

“也许吧……看来你还没来得及读过文件的内容?”伦道夫笑得那么阴险,以至于古娜心头一栗,泛起不祥的感觉。她下意识地展开那两份文件,一边看一边手指发着抖。

“读啊,为什么不读出声来呢?”伦道夫恶意地怂恿着,拿讥笑的目光盯着古娜。古娜脸上的表情越阴暗,他笑得越开心。最后,当古娜愤怒地将文件甩在沙发上时,伦道夫终于忍不住得意地大笑起来。

“怎么?失望了?没看到自己想看的内容?需要我再补一些细节进去吗?比如说……”伦道夫恶毒地调侃着古娜。

古娜眼里噙着愤怒的泪花,狠狠地瞪着得意忘形的伦道夫。

“你是个恶魔!”她咒骂。

“恶魔?哈哈哈……当然,我是恶魔。”伦道夫狂笑,“没有人能够愚弄恶魔。你不行,奥汀也不行。他以为缴了我的械,却没想到我还留了最致命的一手。认罪书?嘁!保证书?嘁!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得到你,我亲爱的古娜。”

“你、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说过很多回了,古娜,看来你听课很不专心啊——我要你。要你做我的**。作为代价,我会永远保守你的小秘密。”伦道夫撕下了一切伪装,**裸地要挟着古娜。

“你会下地狱的!”古娜诅咒。

“能够得到你,我宁愿下地狱!”伦道夫淫邪的视线剥着古娜的衣衫,令她感觉自己仿佛赤身**面对着这头公猪,无比地羞耻。

古娜身上鸡皮疙瘩栗起。

“我要向教师管理委员会揭发你的罪行。”古娜尖叫。

“不,你不会的。”伦道夫嘿嘿冷笑,“我教了你两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古娜。如果你是那么刚烈的女孩,你早就把我们之间的小秘密捅出去了。你恨我,但你更怕回到以前的生活中去。真正冰冷的日子,孤独的、寒冷的、噩梦一样的生活。你来芭迪拉,不就是为了远离那种生活?如果,让周围的人知道你的小秘密,你说,会有什么样的未来在等着你?哦,我可爱的小古娜,我敢肯定,你不会喜欢那样的。说到底,你只是一个懦弱的小女孩。”

“你,你,你是头……豺狼!”古娜浑身战栗,又怒又怕,声音发颤。

“是的。我是豺狼。而你,我的小古娜,你是豺狼嘴里的一块嫩肉。”

古娜不语,伏在沙发的靠背上轻轻地抽泣。那么地柔弱,那么地无助。而这份柔弱与无助,反而激起伦道夫强烈的征服欲。他炽热的视线在古娜姣好的身躯上游弋,恨不得一下子便撕破遮挡视线的布料,将雪白的羔羊骑在身下。

伦道夫**着,站起来,走到古娜跟前,开始解自己的套裤腰带:

“为了报答你和你的小情人奥汀合起来算计我的恩情,我决定,小小地惩罚你一下,古娜。让我们首先从嘴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