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变故,用钱打发
作者:黛墨 更新:2019-09-25

云冉娆是愣住了,没想到穆赤冥居然是那么大的反应。

[热,门.小'説。 网] 这让云冉娆久久没反应过来,只是对上了穆赤冥的眼睛,也是觉得难受。

她微微蹙眉,最后就说了一句话:“你……你冷静点……”

穆赤冥这才知道自己是吓到了云冉娆,没想到这天不怕地不怕的云冉娆居然是被他这样吓到了。

他平复了一下子心情,随后就说:“你不能选婿。”

云冉娆本是将那件事忘记了,但是这会儿穆赤冥提起来,她就是想起来。

她有点无奈的看着穆赤冥,最后,她是微微垂眸,声音有点颤抖,“难道要我一生不嫁?”

这一点,她根本就没法做到,毕竟她现在关系到整个云王府,不再是以前那样了,自己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完全就是不理会后果。

穆赤冥皱眉,说道:“你进宫。”

他就差最后一句话没说出口,他愿意只要她一个人,后宫就只有她一个人!

这是暗藏在穆赤冥心里的一个心思,他反反复复的想着,可最后还是作罢。但是现在听见她就要挑选别人为夫婿了,他就忍不住了。

云冉娆倒是惊住了,最后才说:“你这是……你忘了先皇的遗诏了!?”

这会儿,云冉娆也是有点恼怒了,觉得穆赤冥这个时候好糊涂,只顾着自己的喜好做事。

现在他是皇帝了,可不能像是以前那样了。

大家的身份都是不一样了……

穆赤冥的手微微颤抖,他还是用力,他不甘心的说道:“为什么我……为什么我不早点……那样,现在就不必如此!”

云冉娆没见过穆赤冥这个样子,红了眼睛,好像整个人都要疯了。

她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哪里出了错,穆赤冥对她存了这样的心思。

要说她吧,她的内心可真是没有什么涟漪泛起,只是震惊罢了。

不如就说,这是穆赤冥一厢情愿啊。

她就说:“就算是以前,我也未必会与你……我以前无法无天,如果不是自己喜欢的,肯定不会答应的。”

听见这一句话,穆赤冥忽然就有些愣住了。

他的眼底有些绝望。

他屏住呼吸,问道::“你说……不喜欢……”

云冉娆很是认真的点点头,她从来就没说过喜欢,可为什么穆赤冥就如此误会呢。、

她倒是有点无奈了,觉得这事儿可真是麻烦。

穆赤冥说:“那你为什么就要辅佐我?!为什么?!?”

他以为,云冉娆肯定是对他有点心思,所以才会选中了他。

可是这只是穆赤冥的一厢情愿吗?

云冉娆就有些无奈的说道:“这是先皇吩咐过我的,让我相助于你。而且我们不是也早就说好合作吗?怎么你现在就是这样想?我是不是说错过什么?让你这样胡乱猜测?”

如此已经是将穆赤冥给打落地狱了,他真的是觉得难受。

情不知何起,也不知道要如何才能灭掉。

穆赤冥怔怔的看着云冉娆,他想要看看,她究竟是说假的还是说真的。

可乐千雪的眼底一片清明,没有任何的闪躲。

他的心慢慢的冰冷下来,也是觉得要碎裂开来了。

他就说:“我以为自己还是有点特别的,不会像四弟那样……”

云冉娆叹息了一声,说:“皇上,你是君我是臣,那自然是不一样的。皇上已经是登上宝位,不应该为情爱所困扰,应该是好好处理朝政才是。”

穆赤冥盯着她,问道:“那你呢?为什么你能做到如此冷情的地步?”

云冉娆一愣,为什么?她重情义,可真的从未被情爱困身,不知道是自己不喜欢男人,还是因为自己还未遇到那个人呢。

她只好说道:“我怎么知道,可能是没遇到喜欢之人吧。”

穆赤冥的幻想最终幻灭,云冉娆说了不喜欢,那就是真的不喜欢了。

若是她真的喜欢,真的想要做那件事情,一道遗诏算得上什么?

穆赤冥这样慢慢的放了手,目光也是冷了下来。

他问道:“可你现在为了云王府,估计是不会再……考虑自己喜不喜欢了。”

云冉娆想了想,就说:“没错,现在我的身份已经是不一样,有很多的事情,应该是以大局为重,不能自己随心所欲了。”

穆赤冥轻笑了几声,带着点自嘲,他曾经最欣赏云冉娆这一点,可如今也是变了。

他慢慢的走回龙椅那儿,坐了下来。

他还是轻笑着,盯着云冉娆,“既然这样,那就迟点吧,不然现在你选婿,我会很难受。”

这只是很轻微的请求。

云冉娆倒是不在乎这些,毕竟她年纪也不是很大。

她点点头,“好,依皇上的意思了。”

这样约定好了,云冉娆才出去。

那几个尚书刚才被赶出去,很是惶恐,特意是等着云冉娆出来。

这见到人出来了,那几个尚书就连忙围了上去,问道:“王爷,皇上没怎么样吧?”

“没有。”云冉娆说,“只是跟我商议了一些重要的事情,现在倒是好了。”

“但是皇上刚才很是恼怒啊,这不只是说王爷的亲事吗?”

云冉娆的目光一沉,就道:“你们以后就别在皇上面前说这个了,先皇去世不满一年,你们就这么着急,皇上刚才还以为你们想要推荐自己的人给我,觉得你们是在结党营私,这才生气的。”

这么一说,几个尚书就心里一惊,连忙否认。

不过云冉娆就一笑,“不过你们放心,我已经是说明白了,这事儿以后再说,而且人也是我自己挑,你们就**手了,免得让皇上知道了又不高兴了。”

他们又连忙应是,就想着这事儿当真是不好再碰了,免得是让穆赤冥生气,坏了自己的仕途。

云冉娆这就安心出宫了,不过穆赤冥今日确实是把她给吓着了,她这一定要回去喝一碗定惊茶。

不过云王府现在是云冉娆做主,可她有时候也没有什么心思去管大小事务,就交给了夏儿处理。

可今日夏儿就皱着眉头,说道:“小姐,姨娘那边又要增加用度,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云冉娆本是不在乎这些,但是云王府上下都很节俭,绝对不会轻易浪费。

现在这姨娘还是不懂局势,处处要求。

看来,这也是不将云冉娆放在眼里呢。

不过云冉娆倒是没生气,就说道:“你去跟她说,我给她十万两,让她脱离了云王府,以后她们母子什么状况,都与云王府无关,。”

夏儿一愣,问道:“小姐,十万两?!这未免是太多了!这不好便宜了她吧!”

而且云子沛被废了世子之位之后,也是闲游在家,根本一点正事都不干,还整天在说云冉娆的不是呢!夏儿觉得,云冉娆这是太过心慈了。

“虽然我现在是不在乎什么恶名,但是这始终是云王府出身的,不好做得太过,我也是当家之主了,若是落到坏名声,以后在朝堂上也不好混下去了。”云冉娆说,“给十万两,将这三个讨厌的人永远赶出云王府,而且还不用**心他们将来会惹出什么事来,我觉得非常值得。”

经云冉娆这么一说,夏儿就高兴得给云冉娆倒了茶,说道:“小姐说的是,这样说来,这十万两根本不多,而且还能让他们以后都提升不了用度呢。不过这实话说,这十万两若是普通一点的人家的也能用几辈子,可是放在他们的身上,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省着用了。”

反正夏儿是很清楚他们是如何的挥霍,倒是觉得云冉娆这是聪明之举。

云冉娆喝了一口茶,就说:“如此,你还不赶紧去办?”

夏儿领命,就立刻去安排此事。

不过这事儿也要凭证,那姨娘听见了十万两,与云子沛商议了一下,就立马答应了。

毕竟云冉娆一下子拿了那么多银子出来,哪个人眼睛不发光的,而且这留在云王府,只会被云冉娆打压,所以云子沛也想要离开云王府出去闯荡,省得在这儿受气呢。

他们三人就很爽快的签了协议,当天就让人收拾了东西,他们又去买了园子,没过几天就搬了出去。

这事儿也是在京城传开了,这都说云冉娆大方,居然是给了十万两。

本来这事儿没有怎么流传出去,可是云子沛偏偏就是个大喇叭,就宴请了自己好些猪朋狗友,喝了酒就什么都吐出来了。

这自然是会被人听见,而且还是一些有心的盗贼。

他们安生的日子没过多久,云子沛这天晚上回去就是被人挟持着回去,让姨娘将银子都交出来。

这可是他们唯一的银子,姨娘看见自己的宝贝儿子如此,又是犹豫,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云子沛已经是被打成了猪头,他就连忙说:“娘!你快给啊!我不想死啊!”

姨娘也是有点惊慌,“好好好……我给……我给就是了……”

就这样,因为云子沛的帮忙,他们这十万两没过几天就全部没了。

当然,姨娘是去报了案,可是这些盗贼得了大钱,就立即躲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