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为终章
作者:简青远 更新:2019-09-25

花未全开月未圆。

厅中很静。

风悄无声息地穿过厅堂,带着外面阳光的气息;坐在深深的堂下听外面小鸟纤细清脆的鸣啭,只觉外面的百般红紫被隔得很远,少了春天的热闹,多了几分清幽恬淡的味道。

细听,还可以分辨出那只小黄鸟的声音,估计它更不明白好好的,我为什么要住到这儿来。要搁在平时,它早飞过来了吧?

哪像现在,它……

身旁那礼部之人微微的咳嗽声传来,我才发现自己面露微笑,走神了。

我暗地里坐正了,静静地扫视了下仍处于泥塑状态中的贡士们,他们盯着我的目光……也不怕失礼。

嗯,更加失礼的,也大有人在。

阿朗。

他因为名列会试第一,所以站在最前面。此刻他近乎凌厉的目光从众人身上转回,气恼地盯着我,瞧他那模样,似乎下一刻就要把我拖进后厅训诫什么的。

我不由微笑。

这小孩向来觉得我言行幼稚,需要时时有人在身边教导,否则就会出差错。

他大约真忘了大六岁的人是我。

不过,瞧他沉毅雍容的气质,还真不像个十五岁的少年。

阿朗狠狠地注视着我,眼底似隐有恼怒,神情却有些沉郁。

这又怎么了?我忍不住关切地轻声询问:“阿朗?”

不料,他低哼一声,别转过头去不理我。

这就对了,原本还是个别扭的小孩子,干嘛偏要装大人?

我笑出声。

诺大的厅里传来齐刷刷的压抑的吸气声,落在我身上的目光越发直起来。

阿朗突然冷冷低喝:“看什么?这么盯着座师大人你们不怕失礼么?”

众人惊醒般回过神,一时间,面红耳赤者有;突感风寒咳嗽者有;低头整理并不凌乱的衣衫的有;想看我又不好意思、于是转向窗外者有……

也有例外。

袁嘉柏。

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语气仍是一贯的鲁直大胆:“你……是简尚书?”说着,也不等我回答,自嘲般笑道,“原谅学生问得失礼且多余。这世上哪儿去找第二张这样的脸?不过,刚才听您的声音,似乎很耳熟……”

此话一出,不少人又悄悄看向我。

其中,严恺、袁嘉楠的目光中也有些惊疑及不完全确定。

我微笑道:“袁嘉柏,你忘得真快,昨日止善楼中我们……”

“觉非!你……你是觉非……?!”袁嘉柏打断了我,双眼圆瞪,他显然吃惊过甚,竟指着我失声喊叫起来。

沈都统看了看我,又迅速垂了眼睑,拂按下袁嘉柏指向我的那只手。

袁嘉楠也是满脸的不能置信与震惊,。很久,他自嘲般说:“觉非,想不到你竟然真是……是他……咳,传言真不可信……”

严恺深深地注视着我,脸色苍白地低语:“是我迟钝,那天看到明……国师待你的神情,就应当想到的……只怪我们当初偏听偏信……”

贡士们脸上亦是赤朱丹彤,各显尴尬。我微一沉吟,决定出言调侃,即便让他们记住这个教训也是好的,免得将来官场上因过于率直得罪了人而不自知。

因此我语气颇为低沉遗憾:“想不到简非我最后竟要凭着这副模样,来获取别人的相信。”

满座其静,如同旷野。

园中小黄鸟的鸣啭传来,其声如篁,在此时的画梁深厅中听来,特别空明轻灵。

他们看着我又齐齐发起呆来。

忽有人轻声安慰我:“你……简……咳,座师大人,您别伤怀,都是我们……是学生们不好……”

语声讷讷,越说越轻,最后竟没了声音。说话之人,看去率直明朗,此刻他满脸赤红,眼露不解,似乎不明白自己何以竟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过却无人笑他,相反,他们居然很赞同似的,有人语声急切:“简……座师大人您放心,学生们担保从此无人再敢欺负你。你……您要是受了什么委屈,可以找我……找我们……”

“对!任他是谁,要是敢欺负您,我们决不会答应!”

“从今天起,学生们定会不遗余力,把那些不利于你的流言一一扑灭……”

“一想到我们曾跟着传闻诽谤过座师大人您,学生们就愧疚不已……”

“您别难过……从此您的事就是我们的事……”

这下轮到我发愣。

这什么状况?

听他们说的话,分明是没有听懂我的真正用意。还有,他们当我几岁?这态度真的当我是座师么?

要是林岳在场,是会指责我没有为师之尊严,还是会苛斥这群书生出言无状?

无奈,我看看阿朗。

哪知他一副又好笑又好气的样子,遇见我的视线,他朝我暗翻一白眼,意思再明显不过:玩吧玩吧,你怎么就长不大呢?唉——

十分痛心疾首。

——恶小孩。

我现在可是你的座师大人。

恶小孩却看着我背后,薄唇微抿,眼神沉冷。

我顺着他的目光转过头去。只见这礼部郎官一副端敬庄重模样,可脸部肌肉绷得过紧,仿佛正集中全力,按压那不注意就会漏出来的笑意。

许是没有料到我转过来看他,所以他呛了,咳得满脸通红。

算了,依靠他来让众人安静,还不如我自己来。

我端出礼部尚书的威仪,沉声道:“诸位——”

我的声音被淹没在贡士们沸腾的热情里。

你看看,众人群情激动,眼里全是热切、仰慕、忠诚……可就是他们,昨天还在指责简氏小儿不学无术,如今却一副随时准备着为我赴汤蹈火模样……

我在心底一笑摇头。

这一切是因为年轻么?因为年轻,所以热情,理想化的心里,只看到黑与白?只有鲜明的爱憎与是非?

是眼前的他们可爱,还是当他们雪白的衣衫染上岁月的风尘,明亮的双眼不再清澈,挺拔的精神如影子般卑微地匍匐于地……然后,终于学会了厚黑、虞诈、围着你说尽天下最好听的话时,你觉得欣慰?

我端坐在椅中,静静地看着他们,有些出神。

“我说诸兄,咱们沉稳些好不好?”厅里突然响起清亮的声音,我望过去,不禁微笑。

王德和。

他们怔了怔,忙不好意思地相视笑笑,终于重新仪态恭敬、安静了下来。

袁嘉柏走上前,直承过错,他朗声道:“尚书大人在上,袁嘉柏赔礼了。是袁某愚鲁轻狂,错把偏狭当正直。思及大人渊容雅量,一再好意提醒,袁某置若罔闻一再出言冲撞,真汗颜无地。此次回去,袁某定会谨记大人教谕,闭门读书三年。他日有幸,如能高中,定会在天下士子面前向大人负荆请罪。”说着,转身对沈都统说:“烦请大人把袁某送交刑部,袁某甘愿受罚。”

最后不等我说话,朝我一揖到底,跟着沈都统去了。

袁嘉楠目送二人出厅,直到看不见方收回目光,他看着我刚要开口,被身旁严恺轻轻一拉,不再说话。可眼中恳切之色明显。

我微转了头不去看他。

李存中那儿,我自然会去找他,请他从轻发落,毕竟此事可大可小。不过,这个忙我只想暗中帮,让有心人知道了,只怕反而对袁嘉柏不利。

严恺似乎察觉到了,转过去与袁嘉楠说了句什么,袁嘉楠神情一亮,又仿佛求证似的看了看我。

我微笑而起,邀他们去园中:“刚才碍于礼仪,受了你们一拜。从现在起,还望诸位别太拘束。如今春光澄和,风物闲美,我在园中备了些茶点,请吧——”

王德和笑道:“既然座师大人发话要大家别太拘束,咱们就恭敬不如从命吧。”说着,他笑对我,一双眼温润明亮,“自上次兰轩斗茶之后,我时时想着你。今天终于有机会可以再次领略你沏茶的手段,我倒起了酒兴。我王德和自认酒技第一、茶技第二,书画第三、文赋第四。要是知道简尚书是你,我肯定会把自酿的酒带来请你尝尝。昨天他们从止善楼中回来说简尚书冷极傲极威严极,往那儿一站,一个眼神就迫得人头不敢抬、气不敢出。”

我笑了起来。阿玉有他说的那般可怕么?

王德和他们突然目光定定地看着我,停了脚步。

半晌,王德和微微一笑:“当初听众口相传简状元如何姿容绝世时,我心中实有些不以为然。如今方知,闻名不如见面。今天我认出你的声音时,心里真欢喜莫名。只有这般容貌,才配得上你的人品文品眼界胸襟。不过,那日兰轩斗茶,你五官看去极普通,但举手投足从容温雅,言笑之间移人心魄,后来你中途离开,大家心头怅怅,半天才回过神来,却再也提不起斗茶兴致。大家纷纷打探这少年是谁,都道如斯人品,世间仅见。”

我身旁一位气质清隽的书生眼神遥远唇边一丝笑,他说:“当时我们坐观他品茶论茶、沏茶分茶,只觉胸次渐开、尘烦尽涤,如沐松风如当山溪,一片空明清朗;后来他离开了,心头烟霞跟着散去,才发觉自己仍身处茶馆之中,人声杂沓喧闹不堪。”

呵呵,有这么夸张的吗?

有人涨红了脸色,怕我不相信似地说:“座师大人,学生们说的全是真话。前些天试卷公榜,我们大家细味座师大人评语,但觉探幽发微,慧见超俗,兼之思理明晰文字冼练,极富启悟益识之功。而那书法,竟各体兼备各体兼长,直看得大家神摇意夺,以至有人说这些书法绝不可能出自一人之手,甚至传出了座师大人背后另有捉刀人之说。”

袁嘉楠脸色羞惭,苦笑道:“昨日止善楼中,学生们亲眼见到了座师大人的文采与书法,大家真是输得心服口服。一想到我们竟据传言而妄加指责、讥谤座师,真汗颜无地。昨日座师大人坦承身份,欧阳翰林他们不少人相信了,何况考清司王侍郎也在一旁证实,就在我们将信将疑的时候,上次自称是简尚书的人过来了。他清尊端肃威严难测,人不敢逼视……那人是谁?座师大人现在能否告诉我们?”

“对啊,这人是谁?他当时就那么看了我一眼,我的腿居然晃了晃,差点儿没跪拜下去……”

贡士们轻笑声起,但有此体认者似乎极多,因为他们纷纷述说当时感受,最后得出一致结论:幸好座师不是他。

闲话之后,贡士们渐渐放松,有人笑着追问阿玉是谁。

咳,明天殿试时,你们会知道的。我突然很想看看他们见到阿玉时的模样,哈,那一定极之有趣。

我大约是笑出了声,身侧阿朗推了推我手臂,顺带着白了我一眼。

严恺一脸深思,眼中若有所悟,似乎想对我说什么,最终却选择了沉默。

我想到他看到明于远的表情,突然有些替他难过。他的情意注定是要成空的吧?几乎是瞬间,我突然明白了阿玉的感觉。他也一定像我一样不肯退让吧?他……我抑下心中不安的情绪,决定暂时不想。

我环顾四周,突然发现瘦猴林东亭没来。

有人回说:“林东亭?他本来与我们一同来的,半途被刑……”

那礼部郎官咳了一声,说道:“尚书大要备下了茶点,各位贡士这边请——”

贡士们兴致大涨,有人兴奋地说:“太好了!不知学生能否有幸请座师大人沏茶……”

阿朗上前一步冷着脸对众人说:“我想有几句话要对……座师说,你们自己先去煮水。”说罢,看了看礼部郎官,于是,诸人全跟着郎官去了。

竹径旁,我刚想问知不知道林东亭,他已沉声说道:

“以后离他们远些。一个个目光灼灼,全不是好东西。王德和、严恺,这二人你以后不许与他们单独接触,听到没有?还有,面具能戴就戴上吧。那次简府客厅中见你脖子下一段肌肤,我就知道毁容之说肯定有假。原以为这五年你再好看,也不会比十六岁那年好看多少了,谁知你竟长成了这样……难怪皇上、简相他们允你易容,你这模样往堂上一站,满朝文武是看你还是看皇上?怎么?我说错了?!你看看刚才,那些人的目光恨不能粘在你身上!在我面前,不许以座师自居,记得么?座师又如何?我照样会……你笑什么?!以后不准再用这种看小孩的目光看我,听到没?”

春风园中,那些向我们这边看的贡士,全被阿朗冰冷的眼光盯得转回头去。

我笑了起来,哪知他下巴微抬,眼神挑衅,一副“你要敢说我,我就……”

我心底打个突,愣住了。

难不成这小孩……他……

阿朗绷得紧紧的脸迅速柔和,转眼他受了委屈般,上前一把紧紧抱住我,头还在我肩边蹭了蹭:“老师——你怎么了?生阿朗的气了?还是我做错了什么?我只是要你还像五年前一样,天天都在我身边,不行么?”

他的声音温温软软的,充满担心与盼望。

我松口气,他原来还是小孩心性,倒是我多心了。

“阿朗,许多人在看你呢,快放开我,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个孩子般,也不怕别人笑。”我拍拍他的背,他似打个寒颤,手上加力,不肯抬头:“不!除非你答应陪着我。”

“好好好,陪你。”

阿朗终于松手抬头,满眼笑意,小小计谋得逞样。

我不由打趣他平时装老成,一到关键时刻就原形毕露。

他白我一眼,看着巢云亭那边煎水沏茶的贡士们,问道:“听说宁王经常从山中采来泉水送你?以后别麻烦他了。我在南山书院曾跟谢清玄学茶道,遍尝天下名茶名泉,对茶性水性约略了解些。你喝茶的水从此由我来。”

要不是园中有人不时向这边张望,我真想敲敲这霸道的小孩。

“怎么?你不相信?”阿朗沉声道,“拜师宴散了,我沏茶给你品品。待会儿我们过去,你要像刚才步进前厅时那样清冷而有威仪,别与他们太亲近,他们……哼!”

天气暄和,满园花光闲淡,面对身边气质颇近阿玉的阿朗,我忽然有些惆怅。

我注视着四围的高墙之上的天空,缓声说道:“春闱事了,明天我会递上辞呈,我想到处走走看看。”

“什么?!你要离开京城?!……与明于远一起?!”

看着沉了脸色的阿朗,我安慰他:“阿朗,我会时时记住你……”

阿朗打断我:“简非,几年下来,你还没了解皇上么?本来不想告诉你的,宫中两年前……”

……?!

我屏住呼吸等待他下面的话。

阿朗停了下来,他看了看我,突然微笑道:“你其实并不舍得离开简相、离开我们,对不对?你是担心皇上终有一天会……嗯,礼部郎中过来了,是来找你的吧。”他本欲离开,又突然极低地说了句,“简非,我已经长大了。你放心,你不愿意做的事,我定会帮你……我……”

他猛地打住,看了看我,猝然转身,大步而去。

我犹自怔忡,想着阿朗话中意思,礼部郎官已走了过来,他怕别人听到似的,轻声说:“大人,刑部李大人与御史林大人在前厅。”

哦?

这个时候来,有什么事?联想早些时候,明于远与简宁说有事要去朝中,是不是与我有关?我边走边想,来到前厅时,李存中正与林岳说着话。许是听到脚步声,他二人齐齐转过来。李存中“咦”的一声,眼中精光一闪,随即垂下眼睑,低头品茶。

林岳端坐不动,漆黑黑一双杏仁眼盯看我半天,手捏茶盏,指节渐白。

我笑着一揖上前:“人们常说,你别如何如何,总有一天叫你现了原形。二位,你们现在看到的就是简非的原形。”

林岳沉默,李存中慢慢放下茶盏,抬头微笑道:“来之前,朝臣中有人声称自己位列朝班三四载,竟没见过你一次。并把它作为你的罪责之一,理由是:藐视国家律法不守人臣礼。我突然很想知道那几个见到你后会说些什么了。”

他说着站起来,细细打量我一番,最后一副劫后余生的庆幸模样:“还好还好,我喜欢的是女子。”

我被他夸张的表情逗得哈哈大笑。

林岳突然说:“我不喜欢女子。”

我一口气没上来,咳了个头昏眼花。

林岳走过来拍我的背,他的声音平板无波:“一会儿到朝堂,不能这么慌里慌张的。记住了?”

我好半天才缓过气来,笑道:“我看见御史大人就不由自主地害怕。你那帐上,还记着我七百多板子……”

林岳平板无波接一句:“嗯,你与宁王再把我灌醉一次,我或许就能忘记了也未可知。”

我又呛了。

厅中有人憋不住,“哈”地笑了一声。正是四名宫中侍卫中的一个。见我们看他,他满脸涨得通红。

我稳稳心神,问林岳:“你一直知道那天与你对联的人是我?!”

林岳黑漆漆的眼睛盯着我,反问道:“你竟然一直以为我不知道?”

我差点没撞到椅角上。

李存中笑道:“林大人别逗他了,简非其人赤子情怀,实属世间异数。我现在只想知道那几人看到简非这副模样,还会不会仍像刚才那样辞锋锐利、咄咄逼人。”

路上,我才知道有人为林东亭之事向皇上参了我一本,奏章里指责我罔顾国家典律,不听众人劝阻,公然把冒名替考者放进考场。

坐在轿子,他二人才正了脸色,向我说明起原委:“皇上不愿这个时辰来扰你,无奈那几人坚持要你当堂申述,还说如果皇上不同意,就是朝廷纵容某人徇私,是对天下士子极大的羞辱。”

“林东亭已被带到朝堂上,原本没什么事,这林东亭……嗯,你看见他就知道麻烦在哪儿了。”

李存中问我:“对了,这事你回来后告诉明国师的吧?怎么?你没告诉?……有些麻烦。”

林岳说:“依我看,明国师未必不知道。”

我苦笑:“我当时累极,回府后就蒙头大睡,把这事忘了个一干二净,根本就没对他说。”

林岳无表情,分明对我的话不以为然。

李存中说:“这事原本不算什么,毕竟当时我们都在场。问题出在林东亭身上……上本参你的,是几个新进文臣,他们一心想标榜自己的清刚正直,因此言辞尖锐,似乎有意激怒皇上。这几人口口声声说你不学无术,只知依仗父荫及简氏与慕容氏的关系,败坏朝廷名声。”

这些人没有什么不对,毕竟我这个三品尚书,确实问题无数。不站朝班,甚至连最起码的准点应卯都做不到,更何况,似乎无片言寸功于家国社稷。

也难怪他们愤慨。

记得有一次,我问明于远为官这么些年,遇到不公的指责时,是怎么处理的。

明于远微笑看我,似答非答:“愚痴者,力求他人了解;智慧者,努力了解自己。”

我恍然有悟,他低笑,在我额上轻轻一弹:“傻小子真不傻。”

“你不恼怒?很好,”林岳注视我,又低声自语般重复了句“很好。”

李存中说:“那几人要求刑部到你府上把你拘来,被皇上直接驳回了。后来季恒提议由林御史与我二人到你府上,皇上准了。”

呵呵,季恒。

记得贡院初见,他曾笑问我什么时候可以让他们看看真容。当时林东亭的事,他再三提醒我别忘了告诉明于远……

我想着季恒他们,再看看面前一冷一刚的二人,心头一阵温暖。

为免我难堪,所以前厅里他们只是轻松谈笑,外人看他俩的到来,完全是一次纯粹的春日访游吧。

我想道谢,可相交贵知心,我这声谢是否太轻飘了?正在犹豫,林岳慢条斯理地说:“听说昨天你给王秋源的扇面题了句:石不能言最可人?我那儿有几个凝霜纸扇面。”

嗯,怎么了呢?

他端坐一隅没了下文。好半天,我笑了起来。这人,想要什么却不肯明说么?

李存中看看我,看看林岳,也是微微一笑。

我笑对林岳:“你不嫌弃尽管拿来。我正面写字,背面绘上画。”

林岳笑意微露。

说话间,轿子已停了下来。站在长长的台阶下我轻吸一口气,跟着李存中与林岳前行。

想想,这似乎是我第二次进朝殿,上次是为昊昂新政,如今,是为科场舞弊。

我们站在殿外待传,只听到里面有一人高声说:“此事怎么可能有假?当日很多人都看见那自称林东亭的,是个极其肥胖臃肿的书生,你们再看看眼前这人……”

没多久,柳总管出来传口谕,见到我,他明显一怔,随即又垂下眼睑。我略整了整官服,进殿。

殿内众朝臣目光齐刷刷看过来,我沉着从容上前,经过处只听见惊咦声、吸气声、官服的悉悉摩擦声……最后,我走到前面正要施礼时,阿玉温和的声音传来:“免礼。”

我躬身道谢,随即抬起头来站直了。

于是,我看到了目光微动的阿玉;看到了我左前方一派风轻云淡的明于远;看到了眼神中满是安慰之意的简宁;春闱读卷官、此时正目露赞叹的季桓;打量我如对奇石的“石痴”王秋源……

朝殿里寂静无声。

我右前方一人矜持地转过身,我们目光相遇,我朝他微笑致意。他双目大睁,满脸的难以置信,震惊地低喊:“皇上,难道他就是简……简……”

呵呵,正是我在殿外听到的声音。此人中年,微黄瘦削,此时仍瞪着我,嘴唇翕动讷讷无言。

我微笑着朝他一揖:“正是简非。不知大人如何称谓?”

他一愣,答道:“吏部赵任贤。”声音温和。

有低笑声传来;议论声也随之四起:“原来以前是易容,这真是太好了……”

“我不是早就说过了,简尚书肯定不曾毁容……”

“别吹了老李,上次赌明国师会不会冷落简尚书时,你输得可是最多的……”

我不由看了看明于远,明于远一副清白无辜与我无关模样。我暗笑,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林东亭。

他站在我右后侧,满含歉意与无奈地看着我。

我不由又笑了。

难怪李存中说我一看林东亭就明白了。

果然。

一场春闱,这家伙竟瘦了一大圈,整个人看上去就是瘦猴一只。

笑完,我开始头疼。

林东亭现在的模样,正是他报名状上填写的模样,可是当日众目睽睽中下场考的,分明是自称林东亭的大黄胖子。

这下怎么办?我纵有天大本事,也无法当场把他吹成个胖子。

正在暗自思索,林岳已上前道:“皇上,现在简尚书已到。关于林东亭是否替考事,可以问了吧?”

前边明于远对李存中不知说了句什么,只见李存中眼睛一亮,黑瘦冷峭的脸和缓了不少。

于是,问。

赵任贤咳了咳,问道:“简尚书,当日你擅自……你做主放进去的考生是林东亭么?据在场上人讲,你对那书生十分友善热情,二人显然以前是认得的。你根据什么判断那黄胖壮实的书生就是名状上写的、即殿上站着的这位白瘦高的书生?”

他语声温和,与我进殿时听到的语气截然不同。

殿中众大臣无人说话。

我讲了南山书院与林东亭同窗事,对赵任贤说:“所以,当我看到林东亭时,虽然他变化很大,还是认了出来。因此允他进了考场。”

赵任贤指着林东亭:“一场春闱,很多考生们会消瘦不少,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瘦得前后判若两人,不知简尚书如何解释?”

我想了想,据实回答说:“无法解释。”

议论声嗡嗡四起。

赵任贤似乎没有预料到我会这么回答,略提高了声音追问一遍,似乎我回答不知道,反令他有些着急。

我抱歉般朝他一笑。

赵任贤也朝我笑了笑,笑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忙咳着正了正脸色,神情微显尴尬。

我微笑道:“赵大人,你还有什么问题尽管问。不管你相信与否,我得说这林东亭就是当时的黄胖书生,他们是同一人。但是我确实不能解释他何以十来天的时间瘦这么多。”

赵任贤看了看我,没说话。

身边又是一阵议论声,且声音越来越大,仿佛是有意说给赵任贤他们听似的。

“看简尚书的神情,就知道他说的肯定是真话。”

“嗯。可这事难办,现在的问题是谁能证明这林东亭就是那林东亭呢?”

“是啊,难不成我们能把他关在一间小屋子里,让他整天吃了睡睡了再吃,一直吃成个黄胖子不成?”

“偏偏明于远、简相要回避,不然明国师他们一定会有办法的。”

“这如何是好?这事要是伤了简尚书的心,说不定他会辞官离开的……唉,听王秋源讲,被天下士子大力称颂的贡院就是简尚书主持修建的……”

“什么?!不是传闻都说他不通政务、不关心政事的么?”

“那是简尚书为人不喜欢引人注目。你看他,眼神清朗风华绝俗,岂是官场上你我熟悉的沽名钓誉之徒可比拟的?”

“嗯,我也听说过了,当日京城大修也是简尚书出的主意。他主张尽量不要扰乱百姓生活,百姓仍在城中,由民工把城内要修的主干道挖成渠,挖渠的泥堆在城外;渠内引进蓝江水,一应建筑材料全由水路直接运进京城,京城改建完,再把城外泥填了渠道,顺便拓宽了路。当初大家赞叹这主意好,节省了无数人力物力,竟极少有人知道是简尚书规划的。”

“……”

他们大有越说越兴奋的趋势,连“难怪圣上甘愿为他散了后宫”这样的话都说了出来。

可不知道为什么,竟无人止制这帮大臣。

阿玉端坐其上,似听非听,不知想什么。

无奈,我转过去刚想提醒他们,明于远已开了口:“各位——”

他声音并不大,但很快的,殿内安静下来。

李存中转头对赵任贤:“赵大人有何意见?”

赵任贤看看我,犹豫了一番,说道:“刚才众大人的议论赵某也听到了,不过,毕竟仍是些传闻。眼下,只要你们能证实林东亭确实没有替考,赵某愿当众向简尚书赔礼道歉。”

李存中点头说:“这话在理。来人——去惠风把一客栈老板和一郎中带来。”

什么?

我看看李存中,李存中神情冷峭,刑部尚书模样。

左前方简宁微一示意,我才明白是明于远。

我说不出话来。这人是从哪儿知道林东亭一事的?他竟只字不提,背着我做好了一切准备。

人很快带了来。

李存中指着林东亭问道:“你认得此人么?”

那位老实巴交的客栈老板,腿直打哆嗦,上前细细地打量了一番林东亭,最后颤着声音说:“回大人……小民认得。三年半前他进京赴考,生病住在草民的客栈。”

李存中说:“你要仔细看清了,事隔三年半前的事,你又是开客栈的,人来人往,别认错了。”

赵任贤点头赞同。

那客栈老板说:“回大人,草民确实记得他。这书生在草民客栈一病就是两年半,店内伙计天天帮他煎药递水……唉,不知余郎中给他吃的什么药,好端端一个俊书生变得又黄又胖,草民还替他惋惜,说要是说不上媳妇可怎么办。这书生半年前终于病好了,说要进京赶考……太好了,终于又瘦回来了。”

林东亭眼睛微湿,碍于朝殿之上不便说话,于是朝客栈老板深深一躬。

客栈老板离开后,很快一白须郎中被带了上来。

李存中仍是让他去看林东亭。

那郎中目光一落到林东亭身上,就笑着点头说:“好,看来我开给你的三清丸你一直在服了。”说着,上前搭上林东亭的右手脉搏,半晌微微点头道,“基本没问题了。三清丸以后别吃了,这丸药利尿消肿的,你要再服下去,就变成瘦猴啦。”

我轻笑出声。

郎中也离开了,众大臣松了口气般,神情一派轻松高兴,纷纷催李存中结了此事。

可李存中却让人喊来何太医,问他有无可能配成一种药剂让人暂时浑身浮肿,何太医想了想说可以。结果,半个时辰不到,出现在殿上的是又黄又胖的林东亭,众人相视骇笑。

李存中对阿玉躬身道:“皇上,臣问完了。”

阿玉问赵任贤还有何话。赵任贤神情微尴尬,对我一揖到底:“赵任贤我——”

我止了他,微笑道:“此事错不在赵大人,任是谁都会怀疑这事,毕竟有些不合常理。”

赵任贤脸红了红,没再说话。

阿玉宣布退朝,众大臣边走边回头对我说:“简尚书,你以后别再戴面具了,是戴的面具吧?这脸遮起来太可惜……”

“简尚书你以后会天天站朝班么?啊,不能每天都到也不要紧,你隔三差五地到到,让我们能常看到你就行了。”

“……”

他们走出去老远,还不时回头看我;我站在殿外廊下看着明净的天空,轻吁了一口气。

明于远走过来,看了看我说:“累了?回去吧,那些贡士们只怕还在等你。”

我正要与他同行,顺便问他林东亭的事,柳总管喊住了我,宣我往兴庆宫。

明于远微沉吟,低声对我说:“昨夜我们说的事,你暂别对皇上提起。林东亭估计一会儿要到尚书府找你。”

说完,转身离开。

兴庆宫中。

阿玉已换成常服,坐在窗前喝茶。我正要施礼,他清冷的声音已传来:“刚才何太医来过,他说两天前,明于远曾拿着一剂药方给他,让他按药方随便找只猫狗泡进去看看。结果你猜是什么?”

我轻笑出声,不得不佩服明于远思虑周详,点水不漏。

阿玉看了看书案前的一份奏折,语声温和:“累了吧?过来试试这茶,新贡的,还不错。”

我依言与他对坐窗前,他视线深深落在我身上:“这官服挺适合你。以后……”

我微笑道:“以后,我还是穿我的五品官服吧。”

阿玉静看我半晌,眼中笑意隐隐。我略一想,顿时明了。是因为我话中的意思吧?因为我没有提出要离开……

我看着清冷淡却、嘴角微含一抹笑意的阿玉,突然有些忐忑不安。实在无法预料他要是知道我辞官的事,会是何种反应。

阿玉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转过头去。

窗外,绣球花苞轻绽,半露出雪白的花瓣,清风拂过,看去如繁星欲坠。突然枝头一沉,我定睛看,不由微笑。

小黄鸟。

它站在最高的绣球花上,小跳了几步,鸣啭起来,鸣声空灵轻脆。

阿玉专注地看着它,神情柔和。

我走到窗前,小黄鸟轻捷飞至,落在我左手食指上。

阿玉微微一笑,指尖轻触小黄鸟毛茸茸的脑袋,小黄鸟侧侧头打量了一下阿玉,竟不飞走,甚至还对着阿玉轻轻鸣叫一声。

我笑对阿玉:“太不公平了。想当初我费了两三月的时间,才赢得了它完全的信任,它怎么竟不怕你?它是不是你养大的?”

阿玉静看我一眼,微笑道:“不公平?小非,五年了,你对我又如何?”

呃?

看着他眼底深深的寂寞与盼望,我心底一沉,胡乱笑道:“阿玉,我离开后,把它送给你……”

“离开?你想到哪儿去?!”

我又急又悔,看着阿玉发呆。

阿玉微微一笑,笑意清冷如霜:“昨天明于远递上了辞呈,今天你就迫不及待地向我辞行了?!”

“阿玉,你听我说……”

“听你说?!你故意忽略那些梦境,忽略我这个人,你还要我听你说什么?!”

我心头大震,汗意潜生,僵坐着说不出话来。

他话里是……什么意思?他怎么可能知道那些荒诞、迷离的关于莲的梦?难不成是……那盅?!

一只温凉的手探上我额头,我吓了一大跳,连忙向后让去,定睛才发现是阿玉。

“呵呵,果然是一头冷汗。你别担心,我不会逼你,是去是留,你自己定夺。”

我不知道是如何回到尚书府的,书房中,明于远一见我,就目露了然,他温和地拍拍我的肩,什么也没说。

我坐在窗口,想了很久,对明于远说:“他让我自己决定去留,我决定离开。你说得对,冷漠有时可能真的比友善好。要是我当初狠下心来,或许不会变成如今这种状况。”

明于远眼神温柔,语声是一贯的沉静:“你要是能狠心,还是你么?再说,你就是再狠心,他也有办法让你……我的辞呈皇上扣下没发还。”

什么意思?

明于远微笑道:“别想了,你到时候就会知道,他所谓让你自己决定去留是什么意思。只望你想好之后,能狠下心来,哪怕狠一次也成。”

我问他话中所指,他却不肯进一步明示,只说到时我就会明白了。说着,似乎有些生气,敲了敲我的头道:“小傻瓜!那样的事居然事后一点感觉都没有么?!呵呵,简相知道了,定然会高兴的。”

简宁会高兴?他会高兴什么?还有,什么是事后应当有些感觉?

由于不惯尚书府,后来,我还是回到简府,阿玉也没说什么。

这天清晨,清晨,阿敏来了。

我正一人在园里快哉亭中,就着满亭和风满目新绿,静静地煎水品茗。当然,说独自一人是不准确的,因为小黄鸟正蜷在我的衣袖里打瞌睡,小脑袋露在外面,头上细细软软的茸毛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微微地颤。

许是阿敏的到来惊醒了它,它钻出来扑楞楞松了松羽毛,瞬间变成了一只茸朵朵的球。我随手拈了些水晶芙蓉软糕,它蹦跳着过来,就着我的手指啄了两口。

阿敏先是不可置信地瞪着我们,后来全没形象地大笑,最后,他不笑了,满怀怅惘地坐在我对面发牢骚:“唉,人不如它。我来了你都不让坐,也不倒茶……”

我拈块松子露塞他嘴里,他一时不察,呛了,指着我咳得满脸通红;我忙笑着道歉,边端起茶杯倒进他嘴里,一边左手顺着他的后背,哪知他竟咳得更厉害了,趴在石桌上后背起伏、声气断续。

好半天,我才察觉这家伙脸藏在衣袖里在笑;我手上用力,在他背上狠狠拍了两下;他终于不笑了,换成小黄鸟站在我的椅背上欢悦地叫起来。

阿敏又瞪大眼睛,受了惊吓般向我偎过来,口中还呜咽有声。

我被这痞痞癞癞的家伙逗得大笑起来;阿敏终于坐正了,他盯着我那薄胎骨瓷的白杯子,微微一笑;我这才发现刚才一时匆忙,竟将自己喝剩下的半杯茶尽数倒进了他嘴里。

我正要道歉,阿敏已随意地指着黄鸟问叫什么,我笑道:“小毛球……”

阿敏大乐,连称好名好名,还说我要是有子嗣就叫小毛头,这样听着像两兄弟;我打个寒颤,看着状似悠闲品茶的阿敏,半天没出声。

阿敏抿口茶,冲我嘿嘿一笑道:“瞧你有话要问又不好意思的样子。说吧,我俩什么关系,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嗯,也对。

这几年相处下来,阿敏堪称我最知情识趣的朋友。难得的是这人外表大大咧咧浑不着意,玩也玩得,受也受得,其实心细如发,就像现在,我心思才动他就察觉了。

可是要如何措辞呢?

我拈颗松子慢慢放进嘴里,夕阳将近山远水染成淡淡的酡色;钓鱼台那儿,小灰与飞云崩雪像两个顽皮的野小子,似乎又准备合伙溜上船去玩。

阿敏也看到了,笑了起来,他称连我养马都能养得如此顽劣,要是有孩子定比我当年厉害十倍,还说我要是做了父亲,与简宁相比,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呵呵,这是他今天第二次提及子嗣的问题了。这几年相识相处,他从来没对此事说过哪怕是片言只语。今天是怎么了?

难不成是谁请他来做说客不成?

我吸口气,垂目看向杯子里浮沉的茶芽,说道:“阿敏,你说世上有没有人天生不喜欢女子……不不,我是说世上有没有天生只喜欢与男子……啊,不是不是,我想问的是你如何与你王妃……”

我一把抓起杯子猛喝茶。

此时我浑身一定堪比西天红霞——幸好,阿敏似乎被湖面上一对悠然而下的白鸥吸引了,神情似闲逸似专注。

唉,某个疑问闷我心里有很长时间了,要是别的,我早就会问明于远;可惟独这个不能。

如果问简宁,从他对我这儿子的态度来看,他可能会选择相信那事为真、进而大惊喜、然后尽其所能地打探……最后纵使无事,只怕也会勾起他的某些想法,劝我娶……

我尽量想像那样的画面,顿时浑身发寒、胃液上涌。忙举杯喝茶,滚烫的茶水慢慢静了我混乱的思绪,我看了看阿敏。

阿敏应当才是最合适的人,眼前也应当是最合适的机会……

可是,……似乎难以措辞。

阿敏的目光静静地追随着那两只白鸥,却对我说道:“简非,听说你曾为我的婚事向我父皇提过意见……结果惹恼了他,令你差点儿就成了皇上的人。……我其实好奇后来你是如何舒解的。”

我不得不暗叹此人敏锐,又暗自松口气。

话既然开了头,向下说应当好些吧。

饶是如此,这“舒解”二字还是听得我面红耳赤。

我稳了稳心神,仔细回忆那天醒来后的情形,记得当时浑身空了般虚难着力,我惊问何太医缘故,何太医微笑着让我放心,说宫里有的是舒解方法。

阿敏静静地看着远处的夕山长霞,半晌他说:“沉香是宫中秘不外传的合欢香,性极温和却最易令人沉迷,一般皇上大婚时才会用上。它于人无害,但需水□济那一刻方可消释……”

“砰”的一声,杯子自我手中滑脱,茶水在桌上迅速漫延,我手忙脚乱站起来,抬起衣袖就擦;阿敏一把捉住我的左手,他沉声说:“你糊涂了?这么烫的水你吃得消么?!”

仿佛最怕听到的事得到了某种证实般,我背上直发冷,连心都在不受控制地轻战,耳朵里灌满了呼呼呼的风声,阿敏似乎在对我说什么,可我一个字也听不到,只知反握了阿敏的手,阿敏不堪受力般颤了颤。

我想问他究竟知道了什么,还是听到了什么,或且……看到了什么。可所有的话竟都卡着了般,我只知着急地看着阿敏。

阿敏叹息着站起来,我茫然地抬头看他,他赌气似的用力替我擦去额角的汗,低头垂睫抿唇,阴影遮住了他的双眼,俊朗深刻的五官里瞧不出半丝端倪。

“简非,你紧张担心什么?何太医既说有办法舒解,那就肯定是有的。我只是想告诉你,太子东宫里有一小……咳,小非非,你再这么看我,我可就不客气了。”

我顿时如释重负,现在我愿意是鸵鸟,只挑对自己有利的听。

精神一放松,我看着近乎恶狠狠的阿敏,笑道:“阿敏,慕容敏,宁王爷,你什么时候对我客气过?嗯,其实我一向对你也挺不客气的。阿敏,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客气来客气去有什么意思?”

大约是余辉返亭,他慢慢地脖子变红,甚至连眼睛也微红起来。

看着这样的阿敏,刹那间我头脑一片清明,原来……原来这些年来他……我的心一沉复又一痛,想也不想一把重抓住他的手,耳朵里是自己迷茫急切的声音:“阿敏,你不能……”

阿敏脸色一白,注视着我低声问道:“你……怎么?”

我一怔,猛然醒悟。忙暗吸一口气,指着他大笑道:“阿敏,你竟也上了我的当!嘿嘿,瞧你这脸又青又红的!我记得自己明明沏给你的是茶,怎么你却像饮了酒?”

他眼中光芒渐暗,神情又约略有些放松,反抽出手来一拎我的耳朵,笑骂道:“简非,你这……笨蛋!”

呵呵,笨蛋。

时至今日,我如果再不明白你的心意,恐怕就真的是笨蛋了。可我除了装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今生今世,我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一如面对将要归来的……宋言之。

多情还被无情恼……宋人这话说得真有意思。

其实,我一直困惑,是多情的无情好,还是无情的多情好。

像蝴蝶与花丛,看去对每朵花都十分好,这样的多情,岂非无情之极?

阿敏摩挲着杯沿,不知在想什么。

我给他续上水,他注视着杯中浮沉的淡绿芽叶,微笑道:“简非,你打算离开了?”

我一怔,从何得知的?他明明是微笑着的,可看上去却如此落寞。我心头惆怅,却无从安慰。

我决定找些轻松的话说,于是拈了块茶露糕给他:“试试这个,是用你给我的素心皓茗做的。”

阿敏面上一派欣然:“哦?你做的?那我得尝尝。”他轻咬了一口,咀嚼了两下似乎难以下咽,低头抓起杯盏,送服药丸般就着茶水才咽了下去,末了,他笑对我,“很好吃。”

我再也忍不住,问道:“阿敏,你……你有什么看法?”

阿敏终于不笑了,他目光遥远,低沉了声音:“我的看法?我要你别离开,你会听么?”

说完,也不待我回答,猝然起身就离开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春光渐向繁盛,我坐看窗外芳菲满目,想起禅宗推崇的一个境界:

花未全开月未圆。

这是人间最好的境界。花一旦全开,十分红处便成灰;月一旦全圆,就会走向残缺。只有未全开,未全圆时,一切才是美好的,因为你的心仍有所期待,有所憧憬。

我做着离开的准备。

明于远称病不朝去了青江,他说有些事得提前做些准备。

简宁时常来到我书房里,一坐就是半天;微笑温柔地看我,一看就是半天。仿佛看一天少一天,终有一天就要看不到了,他眼底的温柔令我心头沉痛,这一离开,偌大的简府就只有他一人了……

很多次,“算了,我不走了”的话差点儿就脱口而出,可想起明于远对我说的“你总得狠下一次心,哪怕是一次也成”的话,于是埋头茶中,琴中,书画中……

这一天清晨,我决定去宫中找阿玉正式深谈一次,同时告诉他我的决定:离开。

我想了又想,把准备要说的话,在心中默念了无数遍;暗地里告诫了自己无数遍:狠下心肠,只有这样,对他才是好的。

我想好了一切可能会遇到的情况,并想好了应对之策,坐了软轿进宫。

兴庆宫中,阿玉并不在;我站在静穆深广的殿内发呆。

仿佛你蓄满了力量准备一场硬仗,临了却发现,没有对手,没有所谓战争,一切都没有。四周静悄悄的,静得让你在松口气的同时,无端开始紧张,越来越紧张,仿佛这安静的深处潜伏着一种莫名的东西,由于它的存在,你一切的计划最终只能成为泡影。

我深吸一口气,努力驱除心头越来越强烈的不安。

柳总管看见我,叹息一声,他欲言又止,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告诉我皇上在简尚书府。

好吧,简尚书府。

该来的总会要来。逃避确实解决不了问题对不对?

我重新鼓足勇气,进府。

府中门厅无人,前厅无人;我一路向后,路上竟没有看到一个人;

满园晴光,天气暄和,一切显得如此平静安好。

我向后园走去,终于里面有笑声传来。

寻声而前,在巢云亭中,我看到了一位白衣少年,正坐着看书。许是听到了我脚步声,他静静抬头看,动作优雅从容,气质清冷五官极英俊;几乎是一瞬间,我就猜到了这少年是谁。

阿玉,他是如此像阿玉,应当是当今太子吧。

他看到我时,微微一笑站了起来,那神情仿佛我们天天见面,十分熟悉。

“父皇带我们来看看,没有打扰到您吧?”他语声沉静温和。

我们?

我按下疑问,笑道:“没有。这儿永远是欢迎你们的。”

他的目光在我脸上静静移过,仿佛在与谁做着比较的,他微微一笑:“真像。您肯定没见过他吧……”

他?

我环顾周围,这才发现亭外也有两株绣球,一名小小幼童,正用短短胖胖的手去掐花,掐了就往嘴里送。见我走近,他转头看我,雪白精致的小脸,乌黑清亮的眼睛里突然充满了笑,露出两粒初长出的雪白小牙。

我如遭雷击,想动却动不了,仿佛跌进了一个最奇异的梦境,真实得令人想逃离又不舍逃离的梦。

清风吹过,绣球微颤,我的心在急速跳动。

不远处,一树繁花,阿玉静静地站立。

我准备好要说的话一句也记不起,只听见自己惊疑不定的声音问道:他……那小孩是谁?

阿玉深深地注视着我,微笑道:你说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