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章 大结局
作者:穿越闲着 更新:2019-09-25

最终章 大结局

当天下午,黑都蓝苹府邸,书房,奥斯卡在向蓝苹报告穿越者参加特区峰会的行程、计划

蓝苹:“认为「克什米尔公主号」不吉利就改名为「雪风号」,以为这样就能万无一失了吗?自欺欺人而已。空飞艇还是原来的空飞艇,改个名字就可以保证不会掉下来?迷信的蠢货。”

奥斯卡:“穿越者不光是将专用空飞艇改名字还增加了检修、保养的频率,以前就起飞前检修一次、降落后保养一次,现在改成无论起飞、降落都要实行检修、保养,增加飞行安全系数。”

蓝苹:“增加飞行安全系数?根本就是增加空难、坠落的几率。”——恶狠狠

奥斯卡:“姑姑您这是什么意思。。。”——不解、欲问

蓝苹:“这只是我的一句诅咒而已,你不用多想,出去忙你的事儿去吧。”

奥斯卡:“。。。(看了看书房里的桑切斯)是。”

奥斯卡走后

蓝苹:“总理专用空飞艇的情报你都听到了,那个地下情报组织真能帮我们除去穿越者?现在多数人类国家都与我国建交了,他们还在坚定的要杀穿越者?”

桑切斯:“是的,据我与他们一年多的交往来看,他们与穿越者很有可能是私仇,不会因为政治风向转了而放弃初衷。”

蓝苹:“恩,那你就去特区将这些情报告诉给那个地下情报组织,配合他们完成暗杀。”

桑切斯:“是。”

蓝苹:“事成之后我会安排你重返军队的。”

桑切斯:“多谢国母栽培。”

一天后,教皇国唯一神圣殿教皇房间

登拉本:“⑨上钩了?”

永胜主教:“是的,「联合舰队」来的情报说⑨为了确保峰会的顺利进行将亲自出席这次的特区峰会。”

登拉本:“好,那也不枉我亲自为饵钓他。暗杀行动安排好了?”

永胜主教:“定时魔弹经过了多次试验十分可靠,而且特区空港里有我方长期埋伏的特工人员,确保暗杀行动万无一失。”

登拉本:“干得好,这次我让他当个空飞人,把他的专用空飞艇在空变成一个大火球。”

立果:“教皇陛下,圣殿骑士团空军部队已经整装待,就等您登艇出了。”

登拉本:“恩,这趟我去特区有你们一路保护让我安心不少啊。”

维国副团长:“这是我等应当做的。”

永胜主教:“教皇陛下不用传送魔法反而跟⑨一样坐空飞艇出席特区峰会,还出动整个空军为您保驾护航?这是不是太招摇了?沿途的诸国会怎么想?”

登拉本:“这次我就是为了向沿途诸国的教众示威才如此招摇,至于沿途的诸国政府我早就打好招呼了,不会有问题的。”

永胜主教:“那您走了南方教派的事情该怎么办?霍查主教投诚的事儿。。。”

登拉本:“他就全交给你了,能用他干掉莱希二世红衣主教最好,干不掉也能搅乱南方教派,让我们趁虚而入收回南方教区。”

永胜主教:“遵命。那么我就祝愿教皇陛下旅途平安、顺利。”

众元老:“此次教皇陛下是深入敌境,还望教皇陛下多加小心。”

登拉本:“这次有圣殿骑士团空军部队的全程护送,我乘坐的又是立果的旗舰「三叉戟」,旅途安全是绝对有保证的,你们就放心吧。”

与此同时,央诸国淬炼国皇宫

维克托:“这是教皇登拉本出席特区峰会时乘坐的「三叉戟」情报以及它返航时会做出的奇怪航路,你把它秘密透露给你的同门师兄妹。让他们到时候报仇雪恨也好、无视放过也好,交给他们自己决定。”

阿部:“。。。这就是您招唤我回来报道的真实用意?想让我们东方御剑流出手干掉教皇?”

维克托:“你也知道央诸国在皇位继承上有求于教廷承认正统性,是不能过于违抗他们,所以与魔族现在一直是处在停战但没有建交的不上不下的位置。这次魔族召开特区峰会就是希望打破这种僵局让双方的关系更进一步,其实我们也想进一步建交、直接贸易,但有这个教皇卡着无法实现。”

阿部:“可是就算我们东方御剑流替央诸国政府出手干掉了教皇登拉本,但您能确保教廷能够不追查、不报复,反而同意你们与魔族建交、开展直接贸易?我看到时候逼迫你们与魔族开战或者追杀东方御剑流门徒才是最有可能的选择。”

维克托:“这是你对教皇接替人永胜主教了解不多的缘故,我们早就暗地里跟他达成了一致,只要他上台教皇国就会与魔族停战,也不会继续阻拦我们与魔族建交、赚钱。”

阿部:“这么说这次的暗杀行动是永胜主教委托给m的?他想抢班夺权?”

维克托:“不是,永胜主教并没有委托我们,是我们怕夜长梦多使他的接替人位置不稳,毕竟离他接替还有六年,而他接替时登拉本要是还活着他也无法大展拳脚,我们也怕他会沦落为傀儡。所以干脆趁此机会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干掉教皇登拉本,一了百了。只要你们东方御剑流办得成功,我可以保证顶住教会压力不会对你们采取任何报复措施。”

阿部:“您这倒不用保证,我们东方御剑流门徒现在多数在北方诸国和南方诸国里讨生活,您只需保证不会动用m越境进行清剿即可,其他的我们都不怕。”

维克托:“没问题,我答应了。”

第二天,国务院保卫处特别休息室

岚:“你是说蓝苹想借特区峰会预谋对总理不利?”

奥斯卡:“是的,那个与特区神秘的地下情报组织有联系的桑切斯昨天出现在姑姑的跟姑姑在计划着什么。”

岚:“具体计划你完全不知情?”

奥斯卡:“他们商量的时候特地把我支开,我的确不知道详情。只是姑姑在得知总理专用空飞艇改名后说了句「根本就是增加空难、坠落的几率」。”

岚:“恩,我知道了。奥斯卡你能迷途知返、与蓝苹划清界线,我真是为你高兴啊。”

奥斯卡:“岚大管家您过奖了,是您和三位族长这一年里对我不厌其烦的谆谆教导,让我认清现实、知道蓝苹末日已近,挽救了我。”

岚:“你还年轻,不值得为她殉葬。蓝苹倒台后我们还指望你这样的有新思维的朱雀族年轻领袖带领朱雀族呢。”

奥斯卡:“是,我接替族长一职后一定改造朱雀族的传统老旧思想,让我族在新时代里挥新的作用。”

岚:“恩,孺子可教啊,魔王、总理、内阁成员、“三公”全都指望着你的表现。”

五天后,特区峰会结束,圣殿骑士团空军部队返航途,旗舰「三叉戟」上

立果:“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左满舵,现在「三叉戟」快冲出舰队保护了”

操舵手:“报告团长大人,是艇长伟信刚才进入了驾驶室说是要亲自操舵,这都是他干的。”

立果:“什么?他疯了?我现在解除他的艇长职务,你立即带人把他给我抓起来,夺回驾驶室的控制权”

操舵手:“遵命。”

5分钟后,操舵手回来复命

操舵手:“报告团长大人,伟信跳伞逃生了,我们并没有抓到,只抢回了驾驶室。”

立果:“抢回了驾驶室?那为什么空飞艇还在错误的方向上航行?现在已经落单了。”

操舵手:“他跳伞前破坏了组合罗盘,让空飞艇无法更改航向,现在正在抢修。”

立果:“抢修?已经来不及了,「三叉戟」已经离队了,还好父亲大人没有坐空飞艇回去,真是万幸。。。”

圣殿骑士团空军部队旗舰「三叉戟」在从特区返航途遭到东方御剑流残党间谍破坏,造成单独离队。后被埋伏在地面的新东方御剑流门徒用巨弩和魔法弹击落于沙荒之地,圣殿骑士团团长立果及其部下圣殿骑士团团员共计三十六人坠亡五十三人生还。

两小时后,教皇国唯一神圣殿永胜主教住所

永胜主教:“刺杀失败了?”

作鹏主教:“并没有完全失败,一死一逃,现在需要我们的支援,以除后患。”

法宪主教、会作主教:“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您的吩咐了。”

永胜主教:“想不到这个谢胡。。。”

“砰”——门被踹开

登拉本:“果然是你们干的好事。。。”——气得浑身抖

永胜主教:“啊?教皇陛下,您怎么这么快回来了?也不事先通知一下我们。”

登拉本:“通知你们?通知你们杀我吗?”

永胜主教:“您什么意思,我们不明白。”

登拉本:“不明白?我刚才都在门外听见了,还想抵赖”

永胜主教:“我们是在说南方教派的事变。。。”——欲解释

登拉本:“你们已经杀死了他你们已经杀死了他我却受着煎熬,因为我不愿让你们死去。现在,当你们来到我的面前,带着虚假的赞美和不洁的祈祷,我后悔不已——我后悔我竟做下 了这样的事情你们全都应该在你们的罪恶之腐烂,在地狱无底的垃圾之腐烂,而他应该活下来。你们的龋龊心灵又有什么价值,竟然应当付出这样的代价?但是太晚了——太晚了我大声疾呼,但是他听不到我的声音;我敲打坟墓的门,但是他不会醒来了;我独自站在空旷的沙漠里,环视我的周围。我那亲亲宝贝埋在那片血迹斑斑的土地,而我孑然一身,置于空虚可怖的天空。我放弃了他。你们这些毒蛇的子孙,我为了你们放弃了他”——一边哭号着一边脱去代表教皇的服饰

永胜主教:“教皇陛下,您、您疯了?”

登拉本:“拿走圣体吧,因为这是你们的我把它扔给你们,就像把一根骨头扔给一群狂吠的恶狗你们这次宴会的代价已经付给了你们。那么就来吧,狼吞虎咽般开怀大吃,你们这些食人的野人和吸血鬼——专吃腐肉的野兽看看从我的宝贝心淌出的热血流下了祭坛——这是为了你们而流的血啊喝下它,把你们的嘴抹得通红争抢圣体,大口吃吧——不要再麻烦我了这是奉献给你们的遗体——看看它吧,它已被撕得七零八碎,鲜血淋漓,仍然带着受过酷刑的生命在跳动,并且由于濒死的剧痛而颤抖不已。把它拿过去,吃吧”——用服饰、教皇冠丢屋的众元老

永胜主教:“快来人啊,抓住教皇陛下,他疯了”——高声呼叫

会作主教:“不要让他砸唯一神像,抓住他”

在登拉本抓住唯一神像举过头顶准备砸烂时,赶到的众多教士们冲上前去,二十只手缚住了这个疯子。

与此同时,黑都蓝苹府邸

蓝苹:“你们凭什么抓我,我的那些保镖呢,护卫呢?都死到哪里去了我被抓了都不知道吗?”——歇斯底里大喊

岚:“你不用喊了,他们都知道你大势已去不想为你陪葬,全都放下武器投降了。这是你的逮捕令,蓝苹你因为勾结境外敌对势力阴谋刺杀总理而被逮捕了。你有权利保持沉默,你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宣读嫌犯权利

蓝苹:“哼,呈堂证供?你们这根本就是政治迫害。”

岚:“什么政治迫害,桑切斯和那个在「雪风号」上装定时魔弹的刺客都已经抓到了,你还嘴硬?(对手下警察)带走”

警察们:“是。”——将蓝苹押下

第二天,万魔国魔王城魔王办公室

悠久:“你这次的特区之行收获颇丰啊,不但击破了敌对势力的阴谋让峰会顺利举行,还除掉了阻挡潮流的朽木、顽石,一箭三雕啊。”

穿越者:“不要称赞我,这些事没有我照样能够做成,一切都是潮流的力量,我只是顺着它走,借它的力而已。”

剑鹰:“总理大人谦虚了,您能看清潮流的走向也是能力的体现。。。”

穿越者:“不要给我戴高帽了,没想到这次能将登拉本一齐解决,我回家的日子不远了,你们应该淡化我的存在和影响力为我找接替人了。”——打断剑鹰言

剑鹰:“那总理大人认为谁能接替您的总理之位呢?”

穿越者:“当然是之前悠久问过我相同问题时称赞过“魔才难得”的那位了。”

悠久:“我当时只写了“魔才难”而已,你竟敢揣摩圣意?”——佯装生气

穿越者:“不敢、不敢,我只是说出了最合适的接替魔选而已。。。”

“轰隆隆”——魔王城地动坑摇

穿越者:“哇啊~请魔王大人息怒,小的不敢了。”

悠久:“什么我息怒,这是地震快躲到桌子下面”——大叫

o秒后,地震平息

穿越者:“震的可真是厉害,这可是大灾,我要回国务院指挥抢险救灾了。”

剑鹰:“有什么要军方提供支援的尽管说,人类与魔族大体和平的现在魔王军有足够的兵力投入到救灾的行列。”

穿越者:“那是肯定需要你们的,不过现在我就希望你能去帮我找那位“魔才难得”的魔选来。”

剑鹰:“现在就找他?”

穿越者:“不错,抢险救灾是最能为形象加分的政府行动,为了洗刷掉他以前镇压学生运动而留在国民心的不好印象,让他来参与抢险救灾最好,这样接替总理时闲话就会减少。”

剑鹰:“好,我立即叫他回黑都来帮忙。”

穿越者:“这回我是真的快要回家了。”

三个月后,光之女神芙利带领穿越者返回故乡

穿越者:“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能回到老家了,我这心里。。。怎么还是悲伤呢?”

光之女神芙利:“看来多蒙他们给你举办的送别会不够热闹,让你还想着那边。”

穿越者:“这还不够热闹?本来想打消我离开的伤感情绪,谁想到弄成了生离死别,真是。。。唉。”——感叹

光之女神芙利:“生离死别?这可不一定啊~”——坏笑

穿越者:“你这个腹黑的家伙到底打着什么主意,不会是还想把我阴回去吧?”

光之女神芙利:“不能、不能,契约上写的明明白白,我怎么能干那种事呢?”

穿越者:“那你还不赶快把我的时间轴跟我老家的时间轴调成同步的,让我真正的能在这里生活,而不是看幻灯片。”

光之女神芙利:“当然可以,不过在此之前你不想问我为什么要让你加人类与魔族间的和平进程,让你一个异世界人趟这趟浑水吗?把你的时间轴和这个世界的时间轴调成同步后就回答不了你了。”

穿越者:“现在我回到老家了,你肯告诉我真正的答案了?(想了想)也是,我都跟你那个世界无关了,你也能告诉我实情了。说吧,你的理由到底是什么,有什么阴谋。”

光之女神芙利:“理由其实很简单,我只是想活下去。”

穿越者:“活下去?扯淡呢?你跟我们人类能一样?有生老病死?”

光之女神芙利:“是真的,神也有死的时候,只是那时候也是那个世界的末日。”

穿越者:“啊?你的意思是你们的那个世界将要走到尽头,世界末日不远了?”

光之女神芙利:“是啊,你走前我们的世界已经开始出现了崩塌的预兆,“唐坑大地震”就是第一步,之后的十几年里灾难将会越来越频繁,空间崩坏、消失不远了。”

穿越者:“所以你要人类与魔族停止战争、内耗,联手与你应对世界末日?”

光之女神芙利:“联手应对世界末日?你想错了,这是空间的整体崩塌,我没办法应对,我只能逃走。”

穿越者:“逃走?你能逃到哪里。。。不是吧?”——指了指自己的老家

光之女神芙利:“不错,你真聪明。你的老家里面没有神明与我竞争,同时也能够很好的容下我硕大的体积,我可以在这里继续活下去。”

穿越者:“硕大的体积?”——不明白

光之女神芙利:“现在与你交谈的是我的投影,我实际的体积相当大。”

穿越者:“你集结信仰之力是做这个用的?打开空间之壁来我老家?”

光之女神芙利:“对也不对,我借你趟浑水之便在魔族展信徒、集结信仰之力不是为了打开空间之壁,那种东西人类高端的魔法师就能做到何况我这个神呢?我要做的是将我的时间轴与你世界的调成同步,这样我才是真正的在这个世界里活着。但是这要消耗大量的力量,而消耗的力量跟调和的体积成正比,我原本的力量根本不足。”

穿越者:“不对啊,我被召唤到你的世界时时间轴并没有被谁调整过,怎么就跟你的世界同步了呢?”

光之女神芙利:“高深的理由我说了你也不懂,我打个比方,你的世界的时间轴就像在瀑布的顶端,而我的世界的时间轴就是在瀑布的底端。当你从你的世界被召唤过来后时间轴就像顺流直下的水一样,自动的与我的世界的时间轴调和了,其副作用只是让你有了些许异能。明白了吧?解释完毕,让我来逆流调和你吧。”

穿越者:“所以你经常带我回来,名为福利其实是为了考察是吧?你太阴险了。”

光之女神芙利:“没办法,我来你的世界必须有你——这个世界的人,作为道标我才能打开相应的空间之壁,找对路啊。”

穿越者:“而我回家后,你的后备道标就是十六夜吧?就算她死活不肯合作到头来还是没逃脱你的算计。。。”

光之女神芙利:“你知道就成了,怎么那么烦都说出来,害怕读者不知道吗?那么感谢你长期的合作,我履行契约了。”——施法将穿越者的时间轴调和

穿越者:“你就这么跑了?该死的家伙我还没说完。。。”——指天大骂

小孩子:“妈妈,那里有个穿着古怪的疯子在大喊。”——指着穿越者说

小孩子的妈妈:“嘘~,小孩子不能看,快走。”——把孩子拉走

巡警:“你哪里的人?身份证呢?拿出来。”

穿越者:“。。。”

一天后,下午9:oo,穿越者家

妻子:“你这两天完全消失了,还一点消息都没有,也不知道给家里来个电话,知道我们多担心你嘛。昨天好不容易来了电话,却是让我去警察局接你,吓了我一大跳还以为你走私被抓进去了,谁知道是当街表演cosplay被警察当疯子抓了,还没带身份证。你都多大年纪了,还玩什么cosplay。。。”——埋怨

穿越者:“我之前不是给你留过一封信嘛,你没看见?”

妻子:“那我哪里见得着,又没摆在我眼前,也没有提示音。。。”——收拾穿越者的“netbsp; 穿越者:“唉。。。”

女儿:“爸爸,这是什么啊?”——拿出传音之喉

穿越者:“这个是魔法道具哦。。。”

妻子:“什么魔法道具,别糊弄孩子了,你的这包玻璃渣还要不要?不要我扔了。”

穿越者:“别、别、别,这都是上等的钻石啊,可不是什么玻璃渣,千万不能扔啊。。。”——连忙阻止

妻子:“什么上等的钻石,你脑子秀逗了?”

穿越者:“什么我脑子秀逗了。。。”

女儿:“爸爸,这个魔法道具动了。”——打断穿越者说话

穿越者:“啊?不能啊,它已经丧失魔力了,就算我失去了异能不会破坏它,但它也不能运作啊。”——奇怪

妻子:“你看新闻联播里报的,第二次冲击?使徒要出现了吗?”

穿越者:“啊?央台能扯这蛋?。。。(观看)看来还真是异变啊,太好了他们逃过来了。”

妻子:“什么异变,你疯了?”

穿越者:“我可没疯。(对女儿)来,把魔法道具给爸爸。”

女儿:“恩。”

穿越者打开传音之喉,里面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悠久(传音之喉):“可算接通了,你还活着吗?还能听懂我们的语言吗?”

穿越者:“废话,这么多年早学会了。恭喜你们协力逃了过来,十六夜还好吧?”

悠久(传音之喉):“十六夜?她快气疯了,一个劲的大骂被骗了。你就担心这个?我们可是与你们世界里的调查人员交上火了,他们把我们当成从异世界来这里进行侵略的怪物,你有什么建议没有?”

穿越者:“我?那个腹黑女神呢?你们求求她显灵啊,她把你们带来的,怎么要我给你想办法?”

悠久(传音之喉):“她为自己和我们调节完时间轴后耗费的力量太多,现在已经陷入沉睡状态,没个几万年醒不了。现在就是你最了解我们和你们世界人类的思维,给我个建议吧。”

穿越者:“建议?这其实跟你们那世界里的情况差不多啊。。。你们先打个两百年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