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逐鹿大周 十三 故事
作者:水漫 更新:2019-09-25

世强者是什么样子的?

王想很奇怪这个时候自己居然有空想这个,脑子里翻来覆去的只是换了雪姬异地而处,会如何应对这等场面。

城楼的的攻击看似骇人,但在王想眼中,便如蚍蜉撼树,没有任何危险。他至少有上百种方法处理,或不带烟火地化解,或凌厉地反击,若是愿意,甚至只要一跟手指,他都能轻易摧毁对面敌人赖以生存的城防备。

这个境界的能力,不是世人所能想象,虽然有雪姬这个例子,但不是身临其境,没有人明白其中真正的奥妙。

只看了一眼满天的火焰,王想便陷入了沉思。天干十杰原本以为他另有妙着,各自等他先出手,哪知直到焰火及体,这个刚刚迈进高段修炼的强者依然还没有任何反应。

于逢大惊,这......

闻人姐妹飞速赶来,乾国阵营几个强手不约而同地抖了抖。

火苗到了王想身上。

这是五级火系法术攻击,大周皇城的防御岂是说笑!

出乎少部分人的意料之外,那火竟然烧了起来。这一小部分人,当然就是清楚王想修为的乾国高手,其他各阵营的人几乎是同时哼了一声,不自量力!当然,除了秦国的白起。

王想变成了一个火人,就这样安静地站在那里,他身上伸延的外焰长达丈许,大风吹过,烈烈飞扬,神秘而又诡异。

缓缓地,他身上的衣服,皮肉尽行烧化,眼力高明者,可以看到火焰中的森森骨架,以及骷髅中唯一留存的,仿佛永恒不灭的星光一般的双睛。

城墙上早已停止了攻击,其余五国的人也讶然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人人皆感背后发冷。

“太顺利了,也太平淡了!”“王想”,也就是火焰中的那架骷髅缓缓说道,“也许,应该结束了吧!”

话音不大,但全场皆闻。

“王想”闭上了眼睛,只见那火焰中的骨架由红变白,再由白色变得透明,渐渐消失不见。

但那团火却是凭空处越燃越旺。一个呼吸就扩大了一倍,不一阵,已有燎原之势。虽然看不到东西,但所有地人都有同一个感觉,先前火中的那个人依然还在,并且随着这火焰正在不断扩大,或者说“侵略”。

“王想!”

随着叫声。那团火焰猛地一张,一股暗红色半透明。只有拇指粗细的外焰由主焰中激射而出,目标正是出言的白起。

那股细焰看来温度极高。席地而来,甚至在地面上烧出了一条长长的焦痕,而白起却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不知是认为自己无法抵御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果然。那火焰停留在他面前,距离不过尺许。

“我大秦只有战死的好汉,没有投降的孬种,要动手这就来吧。不用再炫耀了!”白起淡淡地对着细焰说道。

“你是代表!”声音仿佛来自天外,怅然地语气带着无尽的遗憾,“我知道,你们不会服气的。本来应该有一个精彩的过程,但是我现在已经厌倦了!”

数十万大军都莫名其妙地看向天空,那声音的来处。

天空突然风起,几大片云彩被挤到了一处,变幻之间,王想的脸庞遮蔽烈日,双唇开阖间,话语声响彻天地。

“我是王想,刚才我突然想通了一个道理。”

没有理会地上的几十上百万苍生,“王想”接着道:“我实在没有必要挖空心思地保护你们,我也不能做你们地王,但至少,我应该告诉你们一些事......”

连大周皇城的百姓也都看见了天空地异像,这是,神吗?

吴覆舟和另外两个老头也来到了战场上。

“这,这就是你说的王想?这是什么境界!”一个老头微微颤抖,似是在问,又似自言自语。

吴覆舟叹了口气,“是地,他就是乾王,这一代的铁血!”

“我要说一个故事,这个宇宙的故事,也是你们存在的故事,你们最好仔细听,说完我就要走了!”

正要讲时,天色却忽然暗了下来,气温急剧下降,空气里飘起了晶莹地霜粒,一个清冷的声音在另一边天空响起,“你是谁?”

“雪姬!”

“是我。”

一位身着白衣,身周环绕着飘而不落雪花的少女由北方的天空飞来。

“我叫王想,这一代地铁血传承。”王想似是皱了下眉,云层因雪姬的到来而压低了许多。

“哦,我不管你是谁,马上撤了法术,否则,死!”

王想笑了笑,无所谓地笑。

“你!”

“这里没人能要我死,现在的我甚至不理解怎么样才会死!”王想嘿然道:“我要讲故事,你是等我说完了再打还是现在就打?”

雪姬看了看白起,摇头道:“你有这般力量,难道不知道动手是要死人的么,当年我杀孽太重,以至于......”

“别说了,讨论这个已经没有价值了。”王想打断了她的话,“我突然忘记了,你也可以随时动手,我还是讲我的故事。实在是拖得太久了,我不想再等下去。对了,还有句话送给你,这里不适合我,同样也不适合你,一千年的平淡,还不如一天的精彩。”

雪姬终于没有动手,所有人都安静地听王想说宇宙,说华夏的故事。

作者按:不是结尾的结尾,实在是拖得太久了,我不想再等下去,一千年的平淡,还不如一天的精彩。如果还记得水漫的话,下一个故事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