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六章新生
作者:深水章鱼 更新:2019-09-25

  胡兴又一次被医疗班接手,对他来说,去哪里都无所谓,只要能好好睡一觉就好。

  第二天一早,陈剑提着一兜苹果来了,他一开口就把胡兴气坏了“小子,你命真大,这都不死,简直是小强了。”

  胡兴愤愤“大叔,你明明这么强为什么一直都逗我!还有,我刚打败了七千人你就来打击我,成心的吧?”

  陈剑有些不自在“那个,还没入学的时候要给你点信心嘛,入学了以后,作为导师,当然要打击你一番,来来来,吃苹果。”   胡兴不买账“废话少说,战争点拿来。”

  陈剑转身就走“哎呀,看我这记性,今天还有事啊,改天来看你!”   看着逃出门去的陈剑,胡兴愕然,太无耻了!

  在无人的时候,胡兴开始研究起自己的身躯,呈淡金色的血液让他很感兴趣,胡兴确定他是开启了觉醒肉身之路,在这条路上走出一小半,在未来的某天,他做好完全准备后,会将这条路走到底。

  胡兴捏了捏拳头,突然轻弹手指,碰!空气被强而猛的力道推动击穿了屋顶。胡兴笑了,总算没白吃苦,收获很大,最关键的是,现在身躯的伟力刚开始觉醒,随着时间推移,身躯会不断变强,现在只是如同刚出生的婴儿般,远未成长起来。

  天色已黑,胡兴已经沉在梦乡,他梦到治好了小毛球,又很快找到了妹妹,他们一家又一次团聚,快乐而平凡的生活下去,直到老去。

  这段梦境被一阵迷烟的味道打断。唔,这药配的还行,很接近无色无味了,药性也很强,迷倒第二境修士不难,最近和谁结仇了么。胡兴暗暗叹气,他没有起身,而是装作昏迷,想看看是谁来了。

  青蝶小心翼翼的点燃家传迷烟,这是祖上传下来的圣药,一位二品圣者用来防身之物,异常珍贵,女孩心疼的看着珍药慢慢消失,可又必须这样做。

  青蝶对于胡兴很警觉,她想知道,胡兴的身体到底有什么秘密,无论受到怎样的伤害都能很快复原,难道他是人类的死敌-妖怪变得?少女决定找出原因。

  然而青蝶毕竟是未嫁人的少女,要去研究一个男人,终究是不好意思的,于是,少女深夜带着迷香来了。

  许久,青蝶推开门,胡兴果然昏迷,少女轻巧的来到床边,再一次告诉自己这是为了学院,然后小手义无反顾去解胡兴的衣衫。

  胡兴惊呆了,一个少女半夜迷倒他就是为了脱衣服,饶是胡兴的果决也不知道这时候该做什么,唯有继续装晕。

  胡兴的上衣被除去,少女的小手很软很嫩,在胡兴的身上游走。青蝶觉得这个男人很普通,身上也没有长鳞片什么的,应该不是妖怪吧?妖怪变成人形都会留下一些本族特征的。

  少女的小虎牙轻轻咬着,小手有些颤抖,但还是坚定的去解胡兴的裤带,只有全身都检查了才能证明他不是妖怪,让一个能变成人形的妖怪潜入战争学院那是异常危险的。

  胡兴不平静了,怎么办,打晕她?可不知为什么,胡兴还在装昏,似乎有些迷失在这个暧昧的夜。

  青蝶的小手最后抓住胡兴的**,还上上下下抚弄一番,试图发现妖怪的特征,胡兴无法继续忍受,一把抓住那只作怪的小手,两人四目相对。

  少女的脸红的要滴血,语无伦次“对,对不起。”青蝶冲出门去,比猫儿还迅捷。

  胡兴瞪着被他击穿一个小孔的屋顶,身体有些异样的感觉,一夜无眠,他苦笑“这算怎么回事,不就是想安心睡一觉么,招谁惹谁了。”

  胡兴又一次在医疗版目瞪口呆下离去,在医疗版眼里,这个男人已经神话,不管再怎样重的伤势过一夜就痊愈了。

  胡兴又一次来到院长室,顺利领到了属于他的一万战争点,这让胡兴很开心,距离一百万的目标总算跨出了第一步。卫城看胡兴的目光有一丝羡慕,在他看来,胡兴虽然觉醒真我之躯失败,可依然获益匪浅。

  然而卫城接下来取出的东西就把胡兴打入万丈深渊。卫城摸出很长一串清单“嗯,你的奖赏拿到了,现在该清算一下你要赔偿的:一共吃掉饭堂两千三百战争点,打坏宿舍三间,赔付一千二百战争点,学院地面损毁严重,赔付一千八百战争点……”

  一连串的数字让胡兴脸色苍白“等,等等,这都是你们那个悬赏令闹的,不能怪我……”

  卫城笑呵呵的拿出一本《学院规则》“胡兴学员,你应该注意多学习学院规则,不管是什么情况,破坏学院财产就要赔。”

  胡兴到手的一万战争点最后只剩下七百多点,这让他很失望,照这样来,什么时候可以赚到一百万啊!

  接下来,胡兴和正常学员一样开始了学习。在他去往学堂后,才知道战争学院最低的收录标准就是第二境,那七千第一境修士只是预备学员。

  在胡兴在学堂学习的时候,沈战正在教育弟弟“沈梦,你知道了吧,苏倩的情人现在打出风头呢,一个人放倒七千预备学员,很有你哥我的风范,哎呀,再过不久苏倩就要入学,让她看到如明月般耀眼的情人和还是预备学员的你,猜猜她会选谁当伴侣?”

  沈梦没有什么表情,只有深陷掌中的指甲能看出他的心情,沈梦开口“大哥,我愿意接受家族的传承了。”

  沈战惊讶“你不是说那种传承太痛苦了这辈子宁愿做弱者也不要传承么?”

  沈梦苦笑“有什么办法,我这一生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娶到苏倩,要付出什么,我都不在乎了。”

  沈战笑了“那我们开始吧,家族传承你知道的,来攻击我,什么时候能让我退上半步就可以开始传承了。”

  沈梦玩命般发起全力攻击,而他大哥若泰山般稳健,蝼蚁要怎样才能推动泰山?

  胡兴并不知道他冤枉的成为别人臆想的情敌,而那人为了打倒他,正踏上地狱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