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桃源(大结局)
作者:秋梦痕 更新:2019-09-25

小姑始道:“师傅说敌人在海里有只古怪的铁船,不必浮在水面也可开动:那是红冰派仗以横行天下的根本,也是红冰派真正的神秘基地!”

沙中宝道:“到了海底我们还追什么,谁知道他们藏在哪里?”小姑娘道:“这你就要听我的了!”

沙中宝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小姑娘道:“我有在水中查敌的功夫!”

沙中宝笑道:“这你就抓住理由了!”小姑娘格格笑道:“这一次你神气不了啦吧。你如不去,我将来告诉大哥。”

沙中宝笑道:“我们很难共事一次,今后不和你同行小姑娘更笑得厉害道:“我给你看封信,你敢不答应才有种!”

沙中宝道:“什么信?”小姑娘一面交给她,一面得意地笑道:“你自己看罢!”

沙中宝接过一看,只见是凡尘王母写结沙士密的,内容简单,上书:“沙大侠阁下:承蒙答允小徒云霞和令弟婚事,老身欣慰之至,同时又承蒙愿作露丝与文强之冰人,此后老身可了却生平之愿啦……

沙中宝看罢,暗忖道:“这丫头真不害羞,自己的婚事竟敢拿给我看!”沉吟一下,心中当然愿意!因为他也喜欢她,但却故意逗她道:“这信中是指我二哥吧?”小姑娘跳起骂道:“胡说,二哥已有南海公主了!”

沙中宝道:“那有什么不对,我大哥不是也有两个,有了卓姐姐又有尚姐姐?”

小姑娘碎声道:“二哥的年龄呢?”

沙中宝大笑道:“大你不多!”小姑娘猛地拔出短剑,路也不赶了,大叫道:“你不答应!”

沙中宝哈哈大笑道:“你一定看过说唐传,比樊梨花更泼辣,我怎么受得了?”

小姑娘忽又格格笑道:“你没有薛丁山那样诚实、你比薛丁山坏万倍!”

沙中宝道:“答应是答应,但我有条件……”

小姑娘道:“什么条件?”

沙中宝笑道:“天字出头就是夫,丈夫大如天,今后你要听我的!”

小姑娘碎声道:“妻字里包含天与夫,我连天都要管,何况你!”

沙中宝伸长舌头道:“阿弥陀佛,真是老耗子打呵欠,口气可不小呀,你莫搞错了,妻字里面的天字和夫字却在女字上面呀!哪有下管上的道理?”

两个小把戏边吵边走,但又走走停停,一夜之间不知走了多少路,看看又天亮啦,小姑娘一见有了行人,这可不好大吵大叫了,哼声道:“管它什么上面下面,总之你要听我的!”

沙中宝轻笑道:“我们到哪里吃饭,我的肚子饿了!”

小姑娘忽然摸摸衣袋,啊呀一声道:“你有镊子没有,我袋里光啦!”

沙中宝大笑道:“丈夫管老婆,丈夫负责生活,老婆管丈夫嘛……”

小姑娘急接通:“也要丈夫负责生活!”

沙中宝大笑道:“你是卖布的出身,没有不横扯的。”

前面有一镇,小姑娘格格笑道:“你怎么不干脆说我是螃蟹!告诉你,进镇后不许再谈我们两个的私事。”

在镇上吃过早餐后,他们还没有离开,小姑娘忽然一拉沙中宝道:“快会账,有限线了!”

沙中宝道:“别自作聪明,那是白冰派的人,他们是清廷雇用的。”

小姑娘道:“你懂得什么,他们拿清廷俸禄,作自己的事情,凡来中原的白罗刹,没有一个不是盯着红罗刹的。”

沙中宝道:“难道我们去盯他们?”

小姑娘道:“顺路则盯,不顺路就算了!”

二人出镇,前面真的有四个老罗刹,小姑娘轻笑道:“有苗头了,硬是顺路啊!”

沙中宝也感觉有点巧,笑道:“他们不认识我俩,接近一点,听听他们说些什么玩意。”

小姑娘道:“你懂罗刹话?”

沙中宝道:“这又要看我的啦!”

小姑娘的内心确是服了这个冤家对头,可是她在表面上却硬是装不服,闻言之余,还是撇嘴。

四个老罗刹察觉身后跟上两个男女孩,他们都回头看看,没有重视,依然高谈阔论:

相距不到数丈,同行约有半天,沙中宝渐渐放快了脚步,未几就超过前面去了。

小姑娘道:“他们说什么?”

沙中宝道:“我们快提功,今天非赶到菊花岛不可!”

小姑娘道:“有消息了?”

沙中宝点头道:“他们的谈话虽不明显,但提到铁船的事。他们也是查北极主宰的,据说铁船曾在菊花岛浮上水面。”

小姑娘道:“怎知是多久的事了?”

沙中宝道:“总比盲目追要好得多!”

二人运出八成轻功,但不经过行人众多的道路,居然在天黑时赶到海边。

小姑娘一看海面,回头道:“你骑过鲨鱼没有?”

沙中宝道:“咱是老手了,但这时找不到呀!”

小姑娘道:“只要半个时辰我就会召来两条,你准备身上的东西,尽量扎紧些,别被海浪冲失了!”

她说着,在身上模出一只小葫芦,打开盖子,朝海里一倒!

萌芦里是水,水中似藏着两尾怪鱼,细过小指,长却有尺许,色黄,不知是什么鱼。

沙中宝一见,悚然道:“你放的是什么鱼?”

小姑娘格格笑道:“圣旨鱼!”

沙中宝道:“别开玩笑!”

小姑娘格格笑道:“我召鲨鱼也好,召什么水中动物都好,完全靠它,它是鱼中之魔,其名叫‘龙孙’,书上虽没有,可任何水中动物都伯它!它还可查探水中万事万物,实际上就是与龙对敌的东西!”

沙中宝骇然道:“是你师傅绪你的?”

小姑娘点点头道:“普天之下只有这么两只,是我师傅抓自须弥山圣母峰顶的圣母池中!”

沙中宝笑道:“原来你说有功夫能找到那铁船,就是靠这个宝物。”

不到半个时辰,水面上坚起两片大鱼翅,真是乘风破浪而来,沙中宝一见,是大鲨鱼的脊靖,欣然道:“来了!”

小姑娘道:“那当然!”

沙中宝道:“两条鲨鱼太大,只馅一时制伏不了?”

小姑娘笑道:“有龙孙威慑着,它们比兔子还善良,你只管扯住它的尾巴就是!”

沙中宝大乐,腾身一跃,波的一声,钻进海水。

小姑娘紧紧相随,未几迎着两条大鲨鱼,一看真个骇人,长有数丈,重起码有五百斤一条!

沙中宝不知小姑娘使的是什么妙法,鲨鱼一见她就转过身,两条并游,又破浪而去。

水中不能说话,二人全靠打手势,小姑娘未几向沙中宝一招手,比划一下。

沙中宝会意,知道已到菊花岛。

笆鱼开始环游,动作也慢下来了。

这段时间真不短,估计要天亮了,不久,海水渐渐变色,水面显然有了阳光。

在一处十丈余深的大沙滩上——海底沙滩中央停着一条黑黑的庞然大物,小姑娘触目一震,急忙向沙中宝招手,同时离开鲨鱼,浮上水面。

沙中宝忙问道:“那是铁船?”

小姑娘点点头,吁声道:“提防岛上有人!我们快游进崖石。”

游进崖石后,沙中宝又问道:“怎么办?”

小姑娘道:“我师傅和大士还未到,我们不知如何采取行动。”

藏不到中午,突见水面浮起五个影子,小姑娘一见,吓声道:“北极主宰!”

沙中宝道:“他们似是由铁船中出来的?”

小姑娘道:“当然是呀,那船非常古怪,根本不需浮出水面,人亦可以出入,同时船里还没有水。”

沙中宝道:“令师和大士为何未到呢?”

小姑娘道:“大概在岛上!”

沙中宝道:“有我们的人在岛上,北极主宰就不敢出来,他们不是上岸了么!”

小姑娘道:“他们上了岸,我俩可以去探查了!”

沙中宝道:“我们何不毁了他的船?”

小姑娘道:“毁船容易,然而毁了船他们就会逃走,不毁船,他们还认为我们找不到呢!”

沙中宝道:“不毁船,他们不久就会开走。”

小姑娘左右为难真不知该怎样处置,犹豫了大半天,结果决定道:“我们一直守着不离,他们如果要走开,我们就骑鱼尾追不舍,同时在岸上留下记号,希望师傅找来看到!”

沙中宝郑重道:“那不如我们去斗他!”

小姑娘道:“他们人多,且是好手,单只北极主宰和第二化身就够我们斗的了,这太冒险。”

沙中宝也知道这次不可轻举妄动,点头道:“我们不妨先看看。”

二人沉入水中探着向船接近。

那沙滩不好隐身,二人接近时,发现那船全是钢铁造成,长有十丈,宽只两丈多,形式与木船完全不相同。

沙中宝向小姑娘招手,同时离开,仍退回崖石。

当沙中宝和小姑娘第二次藏人崖壁石隙不到杯茶之久,忽见海底又冒上了两个罗刹老人,而且非常接近两人的藏处,竟是在追查什么。

小姑娘一见,不禁大惊,俏声对沙中宝道:“不好,我们被发现了!”

沙中宝道:“我们未留形迹,怎会被敌人看到?”

小姑娘道:“那船一定能由里面看外面,而我们竟在船的四周查看,这不是送上门去!”

沙中宝道:“船上大概就只有这两个了,我们下手!”

小姑娘道:“绝对不仅只这两个,肯定还有未出来的,千万不可打草惊蛇!”

那两个老罗刹找不到人,这时又下去了,但不久,先上的已回来!

小姑娘一见他们钻进海水就向沙中宝道:“船非开走不可了!”

沙中宝道:“北极主宰难道得到消息就走?”

小姑娘道:“那是一定的,这条怪船是他最高秘密,现在既然被我们查到,他哪还有不火速离开的道理。”

说着,她又召来两只大鲨鱼,吩咐沙中宝道:“我们快盯上去!”

船的速度奇快,可是总不如两只大鲨鱼,估计方向是南行,他们只在能看到的距离紧紧盯上。

盯了一整天,当小姑娘推备游出水面换气时,突见那船的背上竞出来四个人!

小姑娘一见,急向沙中宝打手势,告诉他是敌人派人来动手了。

沙中宝暗暗会意,也向她打手势,竟是要消灭那四人。

小姑娘催动鲨鱼,如箭冲出,迎上敌人才放开鲨鱼动沙中宝照样而行,每人按住两个,就在海底展开猛扑!

水中打斗与陆地完全不同,既不能速战速决,又不能施展各人的特殊技能,唯一所仗的是水功,水功高,运动灵活,这才是取胜之道。

四个老罗刹的水功非常高,每个人都不弱于沙中宝和小姑娘,这时竟展开围攻,一人一把奇形尖刀,在水中发出射目的绿芒!

可是他们身体高大,阻力减低了速度,哪及两小灵活机敏了,缠斗多时,始终困不住两小。

在水中,内功的一半要用在防水闭气上,只有一半拿来对敌,在这种形态下,双方真气都无法护体,哪怕是普通的刀剑也可杀人,沙中宝深悉这个道理,他怎么也不让敌人两面夹攻。

铁船未停,这时早已不知去向,四个老罗刹一见,他们竞比两小还急,无疑,他们竟被北极主宰遗弃不顾了!

四个老罗刹似知被主人出卖,他们哪里还肯卖命,立即停手,同时向水面逃走。

两小被缠得失去铁船,心中怒极,不追船,反追人,存心要将那四人消灭出气,紧紧向水面猛追。

就在出水后这一点点时间,两小一到水面就不见人了,抬头一看,居然发觉敌人竟是御气冲空而去了,沙中宝指着止空大叫道:“在那里!”

陆地上空没有云,原来又是另外一天的早晨了,远远的空中却有四个小黑点在如电奔逃,如不留心,也许认为那是四只飞乌。

小姑娘娇皂道:“追,杀光他们!”

沙中宝和她不谋而合,在这一声之下,两人已腾跃到空中。

四个老罗刹真倒霉,在御气的功夫上仍不如两小,看看又要追上了。

俯察地面,那竟是到了长城的上空,而且过了山海关!

四罗刹显然发现两小又追上了,他们立即全力上升,拼命向五台山脉方向急冲。

前面似飞起四只苍鹰,后面如追上两只小云雀!地面上的人谁又知道那是六个人。

速度太快了,终于午后追赶到小五台山峰。

小姑娘见时机已到,娇比道:“施神魔钉!”

两点奇光如电飞出,转瞬之间,前面空中连发四声惨叫!

沙中宝一见,不禁唁声道:“神魔钉杀人无声,他们为何惨叫?”

小姑娘娇喝道:“继续催钉攻击,他们都炼有玄冰内功,一下杀不死!这是遭遇重创的痛嚎!”

沙中宝一面催钉攻击,一面大疑道:“在火云洞我杀了四个,他们都没有声音!”

小姑娘皂道:“那是你采取伤袭,且值对方运功抗敌之时,现在他们有备在先!”

前面四罗刹似乎伤得不轻,这时竞已下落,显有借地形掩蔽逃生之意。

两小催动神魔钉亦追了下去,四罗刹未及小五台山峰,就第二次又被击中了!

这一次四个罗刹似乎抗不住了,没有出声,身体犹如陨星泄落!

沙中宝欢叫道:“成功了!”

两小收回神魔钉,追落到一座崖顶,发现四罗刹都死了,一个挂在树上,三个挥在石上,落在石上的已成了肉饼。

两小也有点倦了,他们在崖上休息了半天才下山。

小姑娘在下山途中向沙中宝道:“我们找市镇吃饭,吃过后再向海中寻找!”

沙中宝道:“敌人不是笨蛋,他们能仍向南开嘛?”

小姑娘道:“难道就这样放弃不成?”

沙中宝道:“我想去宜昌看看,不知那边是什么情形,没那边已安定下来,我们再请示大哥决定如何?”

小姑娘想了一想。良久才同意道:“也好!”

他们决不随便施展御气之术,这种玩意太消耗真气了,他们仍施展轻功向宜昌前追。

在地面上赶长程,这不是一日之功可以到的,足足走了十天之久,才只到达武当山下。

二人想探点消息,决心拜访武当派,可是时值天黑,于是先落店,准备翌日早晨再上山。

落店吃饭,洗澡换衣。

正准备休息,忽见房门口来了一个中年道人!

来人向沙中宝、小姑娘道:“问讯了,二位少施主能否让贫道进房?”

沙中宝笑道:“道长请进来坐!”

中年道人步人房中,再施礼坐下,又道:“贫道乃武当派弟子,请问二位少施主尊姓大名?”

沙中宝说了自己和小姑娘姓名后,笑道:“道长大概是对我们从宝山下经过起疑?”

道人惊讶道:“原来二位是沙大侠的兄弟和朋友,那太好了,贫道发现二位时,确实起了疑心,现在不是外人啦!”

蓝云霞笑道:“我们正想于明日上山拜访,不知贵掌门回来否?”

道人叹道:“敝掌门尚未回山,据悉被沙大侠请去宜昌沙中宝道:“有什么事吗?”

道人道:“不久前的消息,沙大侠亲自消灭一批围攻局子来报仇的东瀛浪人,挽救了局子的危机,现在局子安定了,但却交与前少局主宇文蒂管理,他自己准备全力去追赶红冰派,且决心赴北极,中原各派这次全被请去赴北极商讨计策。”

沙中宝啊声道:“那我们得火速赶回去了。”

道人起身道:“二位明天仍请驾临敝山!”

沙中宝道:“贵掌门既在宜昌,我们就不再打扰啦。”

道人告退后.二人就关门休息,翌日急奔宜昌。

事出意外,他们第三天在中途竞遇到了通天真人,沙中宝一见他道:“老道爷,你老为何在这里?”

真人笑道:“你们在小五台山追诛了四个罗刹!”

沙中宝道:“真人看到了?”

老道摇头道:“大士看到的!”

小姑娘噫声道:“大士和我师傅分开了?”

真人点头道:“她们追失了北极主宰后分手的,令师先回须弥,准备赴北极,大士在来宜昌途中发现你们已得手,因之没有和你们见面,贫道得到消息,生怕你们再追铁船,于是赶来叫你们先办一件事,之后我们三人再追大众。”

沙中宝诧异道:“追哪批人?办什么事?”

真人道:“追你大哥,他们已朝北极出发了!我们到九火山去找一颗万年火龙珠,破红冰派的玄冰窟,没有这颗珠决不能成功。”

沙中宝道:“我大哥带了哪些人先走了。”

真人道:“人数不少,第一批由你大哥亲自率领,计有南海神君夫妇、北海帝君夫妇……”

沙中宝插嘴道:“二君伤愈了?”

真人道:“他们伤势不重,自从蹈海脱身后就去了宜昌,除他们之外,还有佟华、年高、卓文蒂、尚文若、尚文强、白露丝,第二批是各派掌门入。”

沙中宝道:“还有什么人去了?”

真人道:“许华、赵刚、吕洪、皇甫鹄、易天飞、尚文豪、尚文庄等人已与不信神的女弟子们分头结了婚,由不信神主持,他们留在局子里帮助宇文蒂作生意。”

沙中宝高兴道:“这是好消尽。”

真人道:“十宝翁时之贵、银头叟齐元同、三眼神罗大昌等三人出了家,他们在巫山。”

沙中宝道:“这次浪人攻局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人叹声道:“说来话长,那是尚文若一个表兄名叫尹世杰,他怀恨你大哥夺走了尚文若,居然挑拨一大批浪子前来攻局子,好在局子里高手多,一连斗了十几天,没有让浪人得手。”

沙中宝道:“那个尹世杰呢?”

真人道:“被尚文若的祖父擒回去了!”

小姑娘道:“去九火山还远得很,必须经过高原,等到找寻火龙珠后,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去北极?”

真人道:“由高原赴北极,路程未绕多少,方向还是对的,寻火珠虽不容易,但贫道有把握,只要在路上不生枝节,追上沙施主毫无问题。”

经过了半个月,天已近严冬了,凭三人的功力,依然只到达西藏,这一天,真人忽然向两小道:“你们快看左面天空!”

天空有云,隐隐的云层里似有九点黑影,时隐时现,沙中宝骇然道:“大批御气过境的人物!”

真人道:“再注意!”

小姑娘接着惊叫道:“北极主宰!”

真人道:“他们朗船不知停在哪处海底,人却偷偷地由这个方向转向东,他们显然不是回北极。”

沙中宝道:“那去什么地方?”

真人忽又道:“再看后面!”

沙中宝噫声道:“那是谁在追踪!”

小姑娘啊呀一声道:“我师傅!”

真人点头道:“我们快运气,追上令师问问。”

两小抢先冲起,斜斜地射入云层,全力追赶!

只有一个时辰,小姑娘首先接近,大叫道:“师傅!我们来了!”

前面云层内飞着老太婆,闻声回头道:“丫头,北极主宰竟知道我们要寻火龙珠,他们抢先去了!”

小姑娘吓声道:“那怎么办?”

老太婆喝声道:“赶上去,先杀他一阵再说!”

真人跟着已到,笑道:“老菩萨,何必费这个力,他们找不到故龙口的。”

老太婆道:“真人,那就抢先呀!”

宜人笑道:“故龙口还有几只最厉害的孽畜,他们一接近,非得火拼一场不可,我们在后面窥伺,来它个渔人得利!”

老太婆道:“老身数十年未去九火山了,那儿出了什么毒物?”

真人道:“一只火皋,两条火蟒,三只烈火蛛!这些够他们斗五天的。”

老太婆吁口气道:“那洲门降落罢,何必操这份心。”

真人道:“前面烟雾腾空,已到目的地下!下面没有人家,再飞一里就是酒泉池,我们须带足泉水。”

老太婆摇头道:“老身带了一袋雪莲子,不必带水了。”

真人道:“但也得休息一会,两小太累了。”

老太婆同意,斜斜降了下去。

四人的落处非常古怪,竟是落在一处山花似锦的池旁,该处竟连一点冬天的气氛都没有!

沙中宝哈哈笑道:“这是世外桃源!”

真人道:“火山区本来没有雪,也没有雨,同时很少有泉水,你所见的花草并不奇、奇在这个水池。”

沙中宝道:“距火口还有多远?”

老太婆道:“还有两百多里,这次是对你们的另一次考验,当心被熔化了。”

小姑娘道:“我们要入火口!”

老太婆道:“不是普通的火,内功真气不足,未进火口已成焦炭!不过你们的真气如能通过这次考验,日后必能更上一层楼。”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