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七章 龙吟鹰啸(尾声)
作者:梁太华 更新:2019-09-25

一男一女两个六七岁许的孩童坐在地上争论。

男孩说道:“我的蝈蝈叫得更响更好听。”

女孩噘嘴道:“才不是呢我的蝈蝈叫得声音才大,才好听。”

原来两个孩子手中各自拎着个以草杆编制的笼子,笼子里各有一只蝈蝈,争先恐后的吱溜溜鸣叫。其实哪里是鸣叫,那是蝈蝈身上独特的结构经过震颤而发出的响音。

两个孩子不断将笼子抬高又降下,好像互相显示着自己的蝈蝈叫的更响亮更动听。

过了一会儿,女孩忽然说道:“我娘姓芮,你娘也姓芮,我爹姓肖,你爹为什么不姓肖而是姓柳?”

男孩想了想不依道:“你爹为什么不姓柳而是姓肖?”

女孩又道:“那你娘为什么叫我娘作姐姐?”

男孩接着说道:“那你娘为什么叫我娘作妹妹?”

女孩忙说道:“有时也叫兰丫头吧?”

男孩歪头想了想说道:“妹妹,兰丫头,我娘有两个称呼,比你娘多一个。”

女孩也想了想说道:“那为什么我爹娘让我称你娘作姨娘?”

男孩拍腿道:“我爹娘也要我称你娘作姨娘?咦?这怎么一样了?”

女孩说道:“对呀,怎么一样了?那是为什么?”

两个天真的孩子想了想,想不通也就不想了,又相互比将起蝈蝈来。

玩了一会儿,男孩忽然说道:“为什么我二娘姓陈?你知道吗?”

女孩答道:“我二娘姓楚,那你知道为什么吗?”

男孩摇头道:“我不知道。”

女孩说道:“我也不知道,可是我家弟弟叫二娘作娘,称我娘作大娘。”

男孩笑道:“我家妹妹也是,叫二娘作娘,称我娘作大娘。”

两个孩子同声道:“这是为什么?”再同时摇头道:“不知道”两人说完叽叽咯咯笑了起来。

笑了一会儿女孩又说道:“我外公为什么你也称他为外公?”

男孩忙道:“那是我外公,为什么你也称他为外公?”

女孩说道:“本来就是我外公嘛”

男孩道:“我外公”

女孩再道:“我外公”

男孩提高嗓音道:“是我外公”

女孩煞有介事的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是你外公,也是我外公。”

男孩哼了一声道:“这还差不多。”

两个孩子玩耍一会,女孩又道:“我爹和你爹为何总要打架?你爹总是打不过我爹,还总是要打。”

男孩立即抗议道:“是你爹总也打不赢我爹,还总是要打”

女孩昂首道:“你胡说,你爹用的是刀,我爹用的是剑,剑比刀厉害多了”

男孩站起身叉腰道:“你才胡说,刀剑刀剑刀在前,剑在后,还是刀厉害”

女孩亦站起身说道:“那是因为刀没有剑厉害,所以把刀放到前面,厉害的剑放在后面的”

“胡说八道还是刀厉害不信我们比比”男孩说着将小草笼放在地上,折了一根树枝,摘掉叉杆枝叶,随手一抖一晃,竟然发出嗖嗖声响。

女孩不敢示弱,依样画葫芦弄了一根树枝左右一划,亦发出唰唰响声。

“看刀”男孩道。

“看剑”女孩也跟着道。

两个孩子摆开架势,竟俨然具备一副武者风范。

男孩毫不客气,甩开树枝照头朝女孩劈下,女孩轻灵斜身错步,待劈下的树枝力竭之际扬臂斜劈,令男孩的树枝荡开去,手中树枝借反弹之力直袭向男孩顶门,男孩口中喝声“好剑法”低头疾窜与女孩错身而过,手中树枝朝女孩的后背部劈砍过去,女孩树枝顺手朝背后掠过,两个树枝各自受力双双断折。

两人已交叉换位,手中树枝虽断折但依然连在手中另半截而荡来荡去。

男孩随手扔到一边道:“另端家伙再来”说着上下左右巡视了一眼,猛的提起纵身跃上一棵树的中端,一手环抱着树干,一脚朝一根儿臂粗细的树枝蹬踹下去,只听“咔嚓”一声,树枝枝叉部全然劈开,失去连枝的树枝掉往地上。

男孩自树上一跃而下,拾起树枝边收拾边道:“看看还会不会断折”

女孩呆望着男孩的举动,再看看树上,自筹轻功内力虽然不输与男孩,但踹掉树枝的蛮力却自问不及男孩,能不能如法炮制委实没有把握。

男孩看着痴痴发呆的女孩连连冷笑。

只见女孩走向一边低头察看,似是寻找什么,随即拾起长约尺许但细长细长如两头尖锥般的石器,站起身道:“准备好了没有?再来比过”

男孩一愣,随即扔掉树枝指着女孩道:“你耍赖”

女孩手拿石器指着男孩道:“谁先耍赖了?”

男孩道:“你要像我一样弄根树枝”

女孩道:“为何你不能如我般找块石头?”

男孩走到女孩找过的区域,转来转去却哪里有向女孩手中那样酷似武器的石头?颓然道:“我不玩了。”说罢便坐在地上眼望他处。

女孩见状“噗哧”笑道:“我们徒手比试如何?”

男孩“哼”了一声只是不理。

“残念破离梦,吾师诫援琴。耿耿已及旦,曷由开此襟。幽期凉未偶,胜境徒自寻。安得西归云,因之传素音…咦?”一个五六岁左右的男孩一手拿着书,一手负在背后摇头晃脑吟着诗自一侧的山坡小路走了上来,见到玩蝈蝈的男孩女孩不由一愣,随即将书本拿到背后微微弓着身朝男孩说道:“柳哥哥,因何噘着嘴坐在地上?是不是我姐姐惹你生气了?”

男孩扭开头道:“不用你来管”

那吟诗的男孩连忙摇头晃脑道:“非也非也,男谦女柔乃为圣人,柳哥哥身为男子理应谦让,为何噘嘴生气?如此岂非有失风度?”

女孩突然插话道:“去去,去一边念诗去,真烦人。”

忽听一个稚嫩的女孩声音说道:“哥你怎么又在生肖姐姐的气?”

吟诗男孩笑道:“是我姐姐姐又欺负你哥哥了。”

男孩跳了起来大声道:“谁说我被她欺负了?”

而女孩早已欢喜的奔过去叫道:“飞雪阿姨”

只见一个三十许的美貌道姑含笑站在一边,左手牵着五六岁左右的一女孩。

“你就是茹儿吧?”道姑望着那女孩笑道,随即放脱了牵着的女孩,蹲下身扶住女孩上下看着道:“比两年多前长高了这许多,你怎么一眼就认出阿姨了?”

男孩这是也奔过来叫道:“飞雪阿姨,我也认出你了,你和上次来时一样,一点没变”

女孩说道:“不对变得更加美了”

道姑咯咯笑道:“你们两个嘴上是不是涂上蜂蜜了?”

这道姑当然就是过去的清明观首徒如今的清明观观主掌门飞雪了。当年飞雪武功有成并接任掌门后,曾经来到这里看望大家,当时男孩女孩只有五岁多,而另外两个小孩刚刚咿咿呀呀学话学走路。飞雪与男孩女孩特别投缘,约好以后经常来看望他们。

飞雪此次上山来时,见到一个女孩如影子般跟随在摇头晃脑吟诗的男孩身后,一眼看出便是上次来时刚刚学说话的陈惜童之女及楚诗月之子,便拉了小女孩的手问他们哥哥姐姐在哪里,女孩手指着前方说道就在前面,于是跟在小男孩的身后走到了这里。

芮南玉芮青兰陈惜童及楚诗月四人自时时外出走访的柳浩然肖翊及到访的飞雪口中,知晓中原武林已迎来难得的太平盛世,大家回想当年群魔乱舞血腥斗杀的局面竟恍如隔世,个个慨叹不已。

乌血剑教乌秋雨已将掌门之位传给魅法王,教众也大部分遣散所剩无几,与亦将掌门之位让与蒲东连的药长老隐居在fèng仙教的后山。

济生已重归天宁寺,渡生海清阳则被罚关闭思过;碧波岛与世无争;劫轮教德坤师徒回归西域虔心向佛;枯山三鬼远走异域;逍遥派及修罗门更是销声匿迹不知所踪;而东方瑞与高莲玉择地隐居再未出世。

中原名门正派终于迎来休养生息,欣欣向荣的好时机,实是武林之福。

看着欢欣雀跃的四个小孩,飞雪欣喜异常,问道:“你们的爹娘呢?”

几个小孩正要答话,忽听远处传来高亢雄浑的龙吟声及尖锐嘹亮的鹰啸声,随即隐隐传来密如爆竹般的兵器碰撞声。

男孩和女孩几乎同声道:“你爹和我爹又打起来了”说罢领着飞雪及另两个小孩,如飞向声音响处奔去。

全书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