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作者:七月龙妞 更新:2019-09-25

时间就是这样神奇,不知不觉间,把一个孩童变成了一个翩翩少年郎。

吴谨看着眼前一溜排开的儿子们,欣慰又心酸,她的儿子们都要谈婚论嫁了呢·····

吴谨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感叹,是因为昨晚上林如海跟她说,已经有人来给她的大儿子说亲了,而他也答应了。

当然,不是草率之为,好爹爹林如海确实有详细调查过,且就是他们家不来提,晚上一二年,等林衍再考个好看点的功名,登门提亲的那个就是林如海了。

吴谨·····早恋是不对的,早婚是犯法的!!可无奈,这是古代,十二三岁的少男少女正是说亲的好时候。而看中林家大少爷的不是别人家,就是沈家,沈师兄的大哥家。

两江总督沈大哥有四子三女,最小的嫡女年方十二,是老来女。据沈邦的太太李氏说,这位堂妹雅致清丽,眉目间隐然流露出书卷之气,但看那行事,却是果决历练之人,所以虽是家里最小的姑娘,可看那爽利的性格,却更适合做人家里长媳。而其他方面,只有一句,沈家的家教还用怀疑吗?

林如海也是有这种考量的。林家主母的位置形同虚设多年,都快让人忘记了,林家也是可以在家里宴请宾客的了。且还有,林衍作为下一任林家的家主,下面还有五个弟弟一个妹妹,所以长嫂必须得能担起来·····

于是,不久后,林家大少爷有了一个沈氏未婚妻。

林长泰······捧着一幅好友沈钊送来的仕女图看了又看,荡漾了,情窦初开了。但是多年后,也就是林大少爷的婚后第二天,林衍把发小沈钊拖到外书房胖揍了一顿,原因是当年他给他画的分明就是另外一个人·····害他纯真美好的初恋就那样的,给了一位虚无的女子···

一阵微风吹过林大少爷书桌上的一幅画,只见那画上只有一名亭亭玉立的女子,那女子小巧的瓜子脸,双眉弯弯,一双大眼乌溜溜地,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翘,两腮上还有两个小酒窝,甜美娇憨又可人。

而林大奶奶明明是鹅蛋脸,眼睛虽有神却并不那么大,高挺的翘鼻,显得整个人端方又英气,不过,幸好有一股淡淡的书卷气柔化了一些冷硬的线条,方隐约间透出女子的柔媚。

不过,这也是之后的事了。这不,林如海刚送走了带着甄家最后一部分罪证的师侄沈邦,就接到了老家送来的书信,信上只寥寥几句,就是让他快些回苏州老家。

林如海霎时间心跳如雷,不敢多想,赶紧吩咐家丁去衙门为他请假,只留下一句让少爷们随后赶来,就备马先行了。

即使这样快马加鞭,林如海仍是迟了一步,贾敏并没有等到再见她的夫君最后一面就去了····

林如海看着床上那个面色青白身影清瘦的女人,听着四周的嚎哭声,只觉得天晕地转站不稳······

对上母亲慈爱的眼神,林如海终于忍不住捂住脸哭出了声。

他和她真的情投意合过,真的心心相印过,她是他放在心上呵护了好多年的心上人。可无奈造化弄人,伉俪情深的夫妻俩渐渐的貌合神离,互猜互忌,最后异梦离心了····

他知道她的聪慧她的才能,若她真的狠下心,只要像一般家庭中的太太那样做,他绝对不会有那么多的庶子,谨儿也不会有那样轻松的日子。可是即使他们最后那样冰冷的关系,她对他仍是心软留情······

在把自己闷在书房一整晚后,林老爷终于出来主持大局了。而此时,林家少爷们也已经在灵堂前为嫡母跪灵了。

而后堂的吴谨先是有一些怅然,可随后她就很头疼了。一是老太太,她年纪真的很大了,可这吊唁的亲朋故旧们一拨一拨的不断过来,需要有人应酬。而她的身份不够不说,此时还有些尴尬,所以只能让老太太打起精神来应付。可是,她真的好怕老太太会被累坏了啊····

二就是林府大姑娘林黛玉,亲娘去世了,她只有最悲痛的,小小的一个人儿哭得肝肠寸断,哭到跪立都不能。老太太无奈,只好把孙女搂抱在怀里。就是这样有祖母不断地抚慰,亲爹时不时的过来安抚,林黛玉仍是接连两日了,吃不进饭食,睡不着觉···

身为一个母亲,吴谨觉得很心酸很同情,可是理智却告诉她,不能再让她这样伤心下去了,不是她圣母心发作,而是她怕流言蜚语·····

都知道的,林府后院是她在管。若是人家亲娘前脚才去,后脚姑娘就病倒在床,虽说可以说是为了亡母伤心过度,可仍是免不了会有人在心里嘀嘀咕咕······

可是,她不能坏了名声,她还有五个儿子的终身还没着落呢···

于是,百忙之中的吴谨,仍不忘亲自钻厨房为家里的主子们洗手作羹汤。而这回,吴谨干脆支开厨娘们,全部用的空间水做的汤····

古代的婚丧嫁娶不仅流程多又繁琐,耗时还长,真是一件能把健壮之人也能折腾到留下病根的事。

吴谨握拳:老太太必须得健健康康的,林妹妹的身子也不能坏了,而她的男人和孩子们,那当然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差池······

吴谨的付出没有白费,等到贾敏的丧事终于结束,老太太依旧还能早起到花园里溜两圈,林家大姑娘的小脸蛋也还是红润有光泽····

许是空间水补得好,林黛玉连胎带的咳症都没再犯。为此,老太太都念叨了好几回,她这孙女竟然在长达一个半月的高强度折腾下竟还没卧床生病去,真乃奇迹了······

吴谨······

几年后,林府接到一封信,是只在逢年过节才在礼单上能见到的贾家来的信,而那是一封求救信,因为他们家被皇帝抄家了·····

林如海思虑良久,仍是让长子过去善后了。当然这个善后也只是为孤儿寡母们提供一个栖身之所安顿下来,以及留下了五千两银子。而并不是像信上要求的那样,去为贾家上下疏通关系免逃罪责····

而这件事对林家的后续影响就是,考学的林家少爷们集体延迟了一场考试,而已经做官的林家少爷们被调往或更南或更西的地方任职·····

--------------------------------------------------------------------

多年后,终于轮到林五少爷林徥和林六少爷林徽上京城考会试了,由于他们爹爹已是两江总督而他们家暂时是居住在江西南昌了,所以京城的林府已经是他们当内阁侍读学士大哥一家的居住地了,所以他们只好寄居在大哥家了·····

不过,要是让林徥林徽两兄弟俩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他们当然是更愿意住进黛玉姐姐家的。不说黛玉姐姐素来宽和好说话,就是那位醇郡王世子姐夫只爱书画的特性,相信他们在姐姐家的日子一定会很好过的,当然,姐姐一定会有督促的,可无论如何总比在那个严肃严苛严谨的长兄手底下的日子要好过的多吧。可无奈,即使有姐姐的再三力邀,他们的那位大哥仍是只答应了等会试过后再去······

于是,有过潜逃意向的两兄弟毫无意外的遭到了自家大哥深沉的爱护·····那种深沉的程度,到他们两兄弟终于进入贡院后,别人都在叫苦不跌,唯有他们俩是解脱般的松了一大口气······

等到终于考完又修整了两天后,又活力四射的林徥林徽两兄弟向大哥打申请:他们得去舅舅家和刘姨家拜访,这可是娘亲在他们来时嘱咐过的······

林衍瞪着两个幼弟,心知他们必是打个呼哨就会跑出去疯玩,本不想答应,不过,看在前段时间他们俩有乖顺听话的份上,就饶过他们一回吧。于是,林衍大手一挥,放行了。

林衍没猜错,两兄弟已经商量好了,为了节省完成任务的时间,两人分头行动,林徥去舅舅家,林徽去刘姨家,打过招呼传达完娘亲的思念,他们就撤退在宣武门集合,然后就天空任鸟飞了·······

计划是这样不错,不过那天,林徥在宣武门大街等了又等,胞弟却在将近傍晚才过来集合,而那时,已经是他们回家的时间了·····

这事得倒回三个时辰前,林徽在跟着冯家下人进入正院时,非常戏剧般的被一只落下的燕子样式的风筝砸到了。

看着满脸歉意的冯家下人只是不断赔罪,就是不说这罪魁祸首是谁,林徽就猜到嫌疑人必是他们冯家的小姐了。林徽算了算,能玩得动这样大号的风筝应是刘姨十四岁的亲闺女,毕竟刘姨的孙女们最大的才不过七八岁。

正在林徽摸着后脑勺的大包自认倒霉时,就看到抄手游廊的拐角口闪过一个身影,身穿一件葱绿织锦的皮袄,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容色绝丽,不可逼视.那一瞬间,林徽只觉得身旁的物景都灰蒙蒙的,只有那位少女灿然生光······

感受着“砰砰”乱撞的心跳,林徽想,这样的女子他要是错过了,他就活该去娶一头猪!于是,见色忘兄的林徽不再把见刘姨当做一件应付娘亲的差事,而是为了自己的未来幸福而奋斗·····

于是,在两年后,吴谨和刘颖这对姐妹淘又成了一对亲密的亲家····

话说,林大奶奶进门后,吴谨这个不是很名正言顺的林家当家夫人当然就功成身退了·····

林老爷为此很高兴,小老婆终于不用为着家务烦心,只要围着他转就好了,毕竟抢注意力的儿子们求学的求学去,做官的做官去了····

可是,在半个月后的家宴上,林老爷改变了这个想法,因为他看到了一幕,他的小老婆向他儿媳妇行一礼,虽然林大奶奶有立即避开半个身子,但是林如海仍是心里一酸····

于是,一个月后,林衍被调出京城,携家眷前往直隶任直隶州州同·····在之后之后的很多年里,林如海一直都把成婚后的儿子们放出去做官,美其名曰不要躲在他的羽翼下无法经历风雨,而他只带着小老婆享受着迟到的二人世界····

------------------------------------------------------------------------------

再多年后,在林如海一次重病需要卧床休养时,吴谨拉着这位护了她一辈子宠了她一辈子的男人的手,说道:“林如海,你要是个负责任的男人,你就不能走在我前面。”话说的很硬气,却止不住的颤抖。

林如海紧握着手中不再那么柔滑的双手,宠溺着笑着,又点了点头,说道:“那是,我的谨儿那么傻,我一眼没看到就会被人欺负了去,我怎么会舍得?”

于是,信守承诺的林老太爷在晚年坚持养生,怕死的要命,在送走小老婆后的第二晚,林老太爷在睡梦中与世长辞····

作者有话要说:我想写的已经都写完了,所以·····

再往后面叙述,会给人感觉和其他的红楼同人文情节大致雷同的,所以,我思来想去,还是见好就收吧····

最后,谢谢网友们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