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唐门毒脉
作者:念兆 更新:2019-09-25

  花开花谢,思邈站立,低头沉思,天命走了进来!   思邈回头,道:“看你样子,是杀了吗?”   天命道:“然也!”   思邈道:“那凤仪的头颅呢?”   天命甩袖道:“你信不过我?”

  思邈摇了摇头,道:“你身为儒家三才之一,我哪有信不过?”   天命道:“凤仪已经让我的一笔诛恶穿胸而过!”   思邈一笑道:“我相信你,你不必做详细解释!”   天命回身道:“那你可告诉我秘密了?”   思邈点了点头道:“孔先生之死,是语论道所干!”   天命“嗯?”了一声,看着思邈!

  思邈笑道:“当日,在道门大会上,孔先生去大会中劝说鷇音子,让鷇音子一掌袭胸击退,却并没有死去,自己离开了!而第二天,便传来他死亡的消息。而他之死,使得儒家恨视道门!结合种种,以及从中所得益者,除语论道有此动机,还能有谁?此事我告诉与你了,但你不要对别人说是我说的!”   天命怒了一下,随即转身而去!

  思邈看去离去,低头道:“语论道,你答应我的武典到现在还没有给我,是你不仁在先,莫要怪我了!嗯?现在凤仪已死,我不在畏惧他不怕毒的特性了!也不用在寻求你的庇护了!现在,光明之亮与道门大战,需得把水再一次搅浑,让丹宗从中谋取利益!”   心中一思,随即走出花开花谢!

  荒野中,赵飞独自走着,思道:“去西村详看,并没有什么线索,但陆先生曾经说过,此为唐门毒脉所干!唐门,唐门毒脉此二者关系是什么?我母亲曾在唐门,曾经跟我说,唐门虽然用毒,但大多还是修炼七十二散手的暗器术!竟然没有线索,现在我应该返回柳亭花草天,需要向鷇音子前辈了解关于三教无柳隐退之事。”

  就在此时,突然迎面走来一队人马,从一软轿中传来一声诗号!   “青蛇口,黄蜂针,不及妇人毒!”   赵飞停下脚步,软轿也停了下来,   从软轿中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对面之人可是三娘之儿,道门十子中的凤仪道子?”   赵飞点头道:“是!拦我何事?”

  软轿里面又道:“无事,只是见三娘之儿,特来一见而已!”   赵飞“嗯?”了一声,道:“前辈认识我母亲?”   软轿里面出声道:“我与她有同修之情!”

  赵飞笑道:“唐门?传闻唐门不在中原行走,为什么现在却到中原来了?”

  软轿里面又道:“唐门毒脉中的毒,被盗了!而传闻前面之东西二村之人,所中之毒与被盗之毒相似!我等奉毒座之命,前来调查!”   赵飞皱眉,道:“咦?唐门毒脉与唐门是一体的?”

  软轿里面出现笑声道:“唐门是总称,里面分毒脉与器脉!”

  赵飞点头笑道:“关于东西二村之毒,我也是要调查的!”

  软轿里面发出一道疑问声道:“你在怀疑?怀疑我们毒脉?”   赵飞没有说话,沉默下来!

  软轿突然轻纱飘起,一少女走了下来!随即道:“此事我们毒脉的确是惹人怀疑,但你可想到,我们无缘无故毒杀村民,有何利益可图?”   赵飞沉思一下,道:“此事对你们的确没有利益!”

  少女笑道:“此事和我唐门毒脉有关,我们便会查清!不准他人侮我毒脉名声!”

  赵飞点头道:“此事便由你们查明,后续我还是会关注的!”

  少女道:“看来你还是信不过我!此事,我会调查清楚的!”

  脚下又一轻移,真气凝花,踩花而上软轿!随即人马移动,轿夫抬轿而走!   赵飞突然道:“还没有请教大名!”   软轿里面出声道:“最毒,一眼留魂!”

  赵飞皱眉道:“最毒?以此为号,应毒术厉害无比!而她之上还有一个毒座!想来毒术更是厉害!嗯?此事按下,先回柳亭花草天!”

  柳亭花草天,鷇音子在凉亭中沉思:“现在道门战力不齐!三月后的争锋天下,绝对不利!而散道门的昆仑,武当,又有佛教中的少林,龙马寺牵制!是以三月后的三教争天下中散道门是帮不上了!嗯?细思一下,只有佛教战力完好,看来需要连横抗纵!和语论道连手吗?嗯?连手之前,应先想办法削弱其战力!否则,道门会便成其附属!此事需得一想!”

  此时,赵飞走了进来,看见鷇音子在凉亭上,便走了过去,道:“前辈!三教无柳前辈为何退隐?”   鷇音子抬头一望,道:“退隐?”   赵飞点头道:“事情是这样的··········”

  鷇音子听完后,叹道:“退隐了吗?想来是回三二林了,不在踏足武林了!”   赵飞道:“三教无柳前辈是因何事退隐的?”   鷇音子摇了摇头道:“事情是这样的········”

  赵飞皱眉听完,叹道:“原来是这样!无柳前辈退隐,不愿在武林中行走,看来其中一个原因是不愿与梦回三千前辈相杀!”   鷇音子点了点头,随后又是一叹!

  赵飞望着鷇音子道:“前辈,南无佛皖哪里是我用!想来现在已经让一佛和语论道联盟了!”

  鷇音子摇了摇头,道:“此事不是那么简单!一佛野心不小!”   赵飞“嗯?”了一声,疑问道:“为何如此说?”

  鷇音子又摇了摇头,道:“以后在说,现在我却要有一件事让你去办!在过几天,光明之亮欲在耀光之塔上举办万人神迹大会!此事需要关注!”

  赵飞皱眉道:“可是我却答应橆林子,要去昆仑一关其与娇芊成婚礼!”

  鷇音子一笑,道:“自己的婚礼还没有好,却要参加别人!”   赵飞随即皱眉起来,道:“我的婚礼?什么婚礼?”

  鷇音子一愣,仔细观看赵飞一下,道:“你·····嗯?你跟我来!”   拉着赵飞向柳亭花草天深处走去!   赵飞疑惑道:“前辈!怎么了?”   鷇音子道:“有一疑问!让梦回三千一探!”

  柳亭花草天深处,梦回三千抱酒而眠,旁边的枯叶观人生也抱着酒,却是喝着,并没有睡去!

  鷇音子拉着赵飞,来到此处,道:“梦回三千,欲用你的化梦为实一观凤仪的意识!”   梦回三千没有醒来,枯叶观人生开口道:“怎么了?”

  鷇音子皱眉道:“我有些怀疑佛教在凤仪身上动了手脚!他不记得李婉了!”   “婉儿?我还记得啊!”

  赵飞好奇道,鷇音子回头一望,随即吐气道:“那还好!”

  赵飞一笑,道:“关于万人神迹大会,我不能去关注了!我先去昆仑了!告辞!”

  鷇音子点了点头,道:“万人神迹大会,我就亲自一去!”

  赵飞随即走出柳亭花草天,路上,皱眉道:“李婉,我还记得啊,她是·····咦?她是谁来着?”

  停下了脚步,皱眉沉思了一下,喃喃道:“看来佛教真的给我动了手脚!但是为了什么?婉儿,到底是谁?她对我很重要吗?”

  回头一望柳亭花草天,随后叹道:“罢了!刚刚看梦回三千前辈那样,想来三奇崩裂让他不好受!我还是先去昆仑。参加橆林子婚礼时,应该娇芊的母亲也在,顺便告诉她,剑子前辈的遗言!”

  荒野中,刘业四处乱窜,欲寻赵飞下落,却不料迎面走来思邈!

  两人对视而行,突然,思邈手中散出奇异绿光,袭上刘业!

  刘业手中折扇一开,挡住思邈手掌,道:“啧啧····毒术?可惜了!对我无效!”

  思邈心中思道:“果然!与凤仪一样!怪不得我一见他就心生警惕!此人不可为敌!”   心中一思,道:“我也知道!”

  刘业折扇一转,点了一下思邈手臂,道:“知道还动武,想来你一定是心中有疑,才动武以解你心中猜测!你,在疑惑什么?”

  思邈笑道:“只是好奇你与道门中的凤仪道子为何有相同的体质!不惧毒术!”   刘业一听,道:“你认识凤仪道子?”   思邈点头道:“知道!”

  刘业转念,随即道:“那你可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思邈一叹,随即脸上露出寂寞之色,道:“此事!哈!不提也罢!”   刘业望思邈,道:“他怎么了?”

  思邈抬头,道:“此事一时难以明说,你与他一同有抗毒体质,想来关系匪浅!我怕我之语言说出,你心生激动!找那人报仇!”   “报仇?”

  刘业一惊,随后脚一软,向后频退,哀道:“他!···他!死了吗?”   思邈叹气道:“是的,死了!”   刘业转头,手握紧折扇道:“是谁?”

  思邈道:“语论道他武功高强,我如果让你去找他报仇,不是害了你?”

  刘业冷笑一声,道:“武功厉害又如何?嗯?不对!你是谁?和凤仪是何关系?”

  随即冷眼看着思邈,思邈微笑道:“在下丹宗思邈子!十大道门之一的掌门!”   刘业道:“你是十大道门之一的掌门?”   思邈点头道:“然也!”

  刘业悄悄退了几步,道:“传闻十大道门刺杀语论道未果,随后死的死,散的散,叛的叛!道门受到如此重创,而那次事件也等于和光明之亮的人正式开战了!在此时刻,你生为道门掌门之一,为何还敢独自一人悠哉行路?”   说完,刘业折扇缓缓打开,眼睛露出冷意的看着他!

  思邈皱眉,思道:“嗯?难缠!现在我与他打起来胜算不大!现在离去,以后在思如何除他!”

  转念想着,哀叹一声,道:“你不信我也罢了!今日就当你没有见过我!告辞!”

  刘业疑惑的看着远离的思邈,喃喃道:“嗯?语论道杀了黑子?啧啧·····观事种种,聪明的我能让你骗了?光明之亮可没有杀了黑子。这个思邈子刚刚那样说到,不知有何意图?”

  耀光之塔里面,语论道皱眉深思:“一佛之打算让人心惊!但我能让你如愿?佛教啊!佛教!一佛啊!一佛!你的确可以称佛了!传闻佛有四万八千智,你的算盘打得太精了!在光明之亮和道门都有损失的时候,给我来了这!”   这时,化太诗走了进来,道:“老师!”   语论道抬头道:“杀气腾还在疗伤?”

  化太诗点了点头,道:“鷇音子的刀气过于厉害,他还在疗伤着!”   “嗯!”   语论道淡然的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天命打了进来,一根毛笔在空中写字,而字又化千千万万小刀,斩杀光明之亮的神仆!   语论道冷哼一声,道:“杀我下属者!死!”   随即手掌一起光芒,运功而立,绝招而出!   “神行奇迹世人观!”

  而天命一看此招,也运动内力,一笔在空中一划!绝招亦出!   “一笔定天下!”   两招对立,随即便是耀光之塔的颤抖!   颤抖过后,便是天命,瞬间败!

  语论道转身刚刚要下杀手时,旁边的化太诗运功一挡!道:“老师!此人是我儒家三才之一!”

  天命口中吐红。怒道:“化太诗!孔先生之死,是语论道一手策划!随后又引导我们误入歧途!杀死道门一脉!害得画柳也在那次事件中而亡!你与我一起斩杀此人!为孔先生与画柳报仇!”   化太诗一惊,对着语论道道:“是这样吗?”

  语论道冷笑道:“然也!化太诗!难道你想违背与我?”   化太诗表情挣扎起来,随后低头道:“不敢!”   语论道随后转身道:“杀了他!以标你对吾之忠心!”

  化太诗脸上又是一阵挣扎,随后道:“留他一命,行吗?”   语论道冷笑一声,道:“你说呢?”   化太诗道:“这······”

  语论道又是冷哼一声,化太诗身体一颤!回头望向天命!

  天命冷冷一笑,道:“你是他之走狗?还是他之飞鹰?今日不用你杀!是我技不如人!我自裁!”   手一翻,内力聚掌,向额头拍去!   随即,红花,飞了起来!   化太诗心中凄惨惨!回头道:“我可以安葬他吗?”

  语论道站起身来,道:“我要看耀光之塔的第九层是否修建完了,回来时,不希望看到尸体!”   化太诗内心一怔,眼睛露出感激之色,道:“谢谢!”   此时诗号一响,鷇音子走了出来!

  “心中有峰九点!手中有河二条!哈!语论道,你可真是把化太诗驯服的想一条狗一样!你明明逼死了天命,却让化太诗还要感谢你!哎呀!我都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语论道转身,笑道:“啧啧啧·····连诗号都改了!看来你对三个月后的三教争天下抱有很大期待!走吧!和我一起游一下,我们耀光之塔的奇景!”

  鷇音子一笑,随即甩了一下浮尘道:“正好!我也有事与你一商!